說鹽

前幾天偶然看到2011國家地理的專題才瞭解英語salary「薪水「的詞源,來自拉丁語的「一分鹽「salarium,據稱羅馬帝國時期士兵的報酬以鹽發放。古代鹽的重要性可見一斑,那麼在各東亞語言中,這個義項的詞彙來源如何?
考慮到鹽的來源:有三種,湖鹽(鹵水),石鹽,海鹽。古代亞洲以湖鹽為主,歐洲以石鹽為主。黃帝大戰蚩尤很大可能是為爭奪中原地區唯一的鹽湖:山西的解池。
漢語表示鹽或咸味的詞大概如下二族:
鹽咸(甘);鹵鹺
古書中提到鹽味,一般不說味咸,而說味甘。第一族和第二族的來源可靠無需證明,都是常用詞。而鹺字存疑,因為就算古書中也是非常用字,可能是方言的獨立創新或借詞。
鹽,以咸三a,中古音jem
鹹,匣咸二,中古音ghrem
甘,見咸一,中古音kam
可以明顯看出三字同源(可能甘字不嚴格對應)。以母我認為有邊音來源,來自帶詞頭的邊音;二等同樣有邊音來源。匣母來自上古的g,在咸字可能是詞頭性質的輔音。可以擬構上古音:鹽*alam;咸*g-lam。對比馬來語鹽garam;泰語keluuq
還覺得跟表示吃的啖有關,甚至和咸淡的淡有關,反義次有相同詞根並非怪事,很多時候是詞源關係。而藏緬語的鹽多數和漢語的鹵對應,符合地理事實:青藏高原多鹽湖。
鹵,來遇一,中古音lo(上)
鹺,從麻一,中古音dza
對應的上古主元音都是a,鹺是冷僻字,滯古而保留元音,值得一提的還有與苦意義相近的苦字和與鹵同聲符的虎虛廬
苦,谿遇一,中古音kho(上)
虎,曉遇一,中古音xo(上)
虛,曉/谿遇三,中古音khjo(上)/xjo(上)
廬,來遇三,中古音ljo
對應的主元音依然是a,聲母不外乎邊音和容易自由交替的軟顎音x/kh。根據諧聲關係,對比緬語的鹽和虎:鹽saa;虎kjaa(<kla);苦hkaa
苗語鹽ntse和緬語的saa對應鹺?
兩族的輔音和元音都十足相近,總結作kala(m)。漢藏語的韻尾一般很穩定,無法解釋唇鼻音尾的交替。不知是同源還是借詞,鹽字和南島語有關係,而鹵字和藏緬語有關。這是老生常談的問題,明顯老虎之「老」是有詞根來源的,輔音換位不是不能理解。
隔壁南島語可以瘋狂換位,漢藏語和南島語明顯有深層次的某種聯繫,為何不能有輔音換位現象存在?又如藏語的輔音叢轉化為詞頭的例子,都表明輔音換位在東亞語言中不罕見。漢語的諧聲集合以什麼作為同族的標準,是天大的謎團。
開個玩笑,似乎鹵字和拉丁語的鹽有點關係,同有個輔音l,當然這很可能是偶然。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