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識白話

廣東青少年似乎默認蟑螂讀作ga6 caat6,這是個肇慶人的發音,他說廣州人讀作ga6 ca5,輔音尾我聽不出也看不出,只好這樣記。遠在天國的gaat6 jaat6還能在哪裡聽到,想聽。
這似乎說明j-比零聲母更接近不存在,容易連誦,但在音系上他是僅存的介音,應該被理解成輔音才對。
顎化音真難聽,我覺得難聽,尤其是美國英語做作的連誦和顎化。但是粵語顎化音色比較重,規律又比較怪:緊跟i的時候,我覺得顎化程度反而最低;跟u的時候顎化最嚴重,讀「中「字彷彿讀齦顎塞擦音,自行腦補囧字發陰平,就是這個聲音。可能是因為我在廣州市郊,舌葉音色不明顯,只有跟e和短a有點舌葉音色。
三個多月了我還不能分別粵語的au,aau,ou。明知如何讀,偏偏不會讀。都會一口粵普了還是不會粵語。找個南寧人過來教我廣西粵語,瘋狂邊擦音,可惜沒碰到廣西人,懶得找。大學是最適合田野調查青年人讀音的地方,不知如何開展工作,真麻煩。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