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考完高數心中失落不想學習會怎樣?昨天抑鬱了一下午,不想打字也不想復習下一門考試,坐在圖書館昏暗的角落有一頁沒一頁地翻看一本馬來亞大學和南洋大學的愛恨情仇的書,其實在逛閒魚。看看sony的失敗作品xba1頓時悲情萬貫,換了本波斯詩集,因為詩集往往看得很快,刷閱讀量最好不過。但是這位中世紀波斯詩人的漢譯詩集幾乎是浪費紙張。
不管如何看書還是有收穫的,廁紙文學都能帶來些許感動。
鞏固了我對波斯文明的印象:華麗富足感情濃烈而直白,虔誠卻不失實用。波斯人愛酒,尤其是「紅似朝陽的紅葡萄酒「。有個說法更加直白:瑪瑙是固態的酒,而酒是液態的瑪瑙。盛產寶石和美酒的波斯令早期歐亞人無比神往,最後卻拜倒在古蘭經與新月下,有點可惜,本土宗教拜火教現代基本絕跡。
與漢族相比所有民族都可以稱作戰鬥民族。不,是於農耕文明相比,綠洲文明和遊牧文明必須更有侵略性。波斯的自然環境一般,不算充沛的水源,不太肥沃的土地,卻能出產美酒和偉人。如談論慷慨:
有個胸襟寬廣的君王來到戰場
把金鏃插在箭柄上
以便用這黃金為死難者購置克凡(不知是裹屍布還是棺材)
或者為傷殘者買藥養傷
這種另類的慷慨更見睥睨天下的氣度:對敵人凶殘的進攻彷彿施捨。且不論這是否為同情或慈悲,確實是帝王之風。
還有一首短詩:假如把劍埋在地下
假如你把箭矢搭上弓弦仰天射去
上蒼的淚水也會像吉洪河那樣清波滾滾
假如你聽信花言巧語把劍埋在地下
終有一天會飲恨暗暗吮吸傷口
很平凡,而且只有技法拙劣的描寫,平白的語言,卻是戰士的靈魂和血液流淌出的火焰,彷彿皎潔月光下獨眼的老人用嘶啞的聲音坐在火堆旁和年輕的男子談話,又像將軍背著弓和箭,手裡端著劍,站在一望無際的荒原上喃喃自語。
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本質是不同的,兩個世界因宗教連接,本性卻根本不一樣。閃含民族可能溫和一些,而波斯民族凶狠太多,因此塔利班出現在和波斯血統有關的阿富汗,而非阿拉伯世界。
情詩的表現也很拙劣,只是比土味情話稍好。無可置疑其中濃烈的感情,如同紅葡萄酒的甜味一樣貫穿文字。另外有些好玩新奇的比喻,但明顯不如希臘人的豐富多彩:
世界就像奶牛,為你提供鮮乳
又會將你的乳罐打翻在地
如此可見詩人家的奶牛比較調皮。
記起了clannd里的一句話,生活本是最醜陋的事情。醜陋如我嗎?可能所有打動人心的東西都是醜陋討厭的東西,歡樂就像熱水一樣永遠只會停在上層。以一句巧趣的詩結尾:
我染黑了自己的蒼蒼白髮
並不是還想風流,再發春華
只因悼念死者時要穿黑色衣服
我為哀悼青春也就染黑了頭髮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