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真的是充滿改變的一年,在這一年我參加了高考,成年了,中間還有個漫長的暑假,可惜沒有什麼成就。只能大概總結一下了。

年初在高中,高三一成不變的日常,以及全市模考的崩盤。寒假之後開始頹廢和玩耳機,最開始是小作坊的播放器,後來是diy耳機。之後的高三基本上是聽歌,聽耳機,買耳機,賣耳機,買碟,買播放器,以及在某間會議室頹廢地玩minecraft。一直到六月才有一點收斂,期間幾次考試就那樣,總是被幾個相識嘲笑。

上半年總是在這條捷運線上通勤,侯家塘和培元橋往返,印象最深的是廣告牌的節氣專題,以及在地鐵車站面交的創新air。

真要細數一下高三玩過的耳機,第一條是潛水專家的潛79,沒什麼低頻的動圈入耳,我覺得是比較好聽的;第二條是蟲哥的鍍銀塞恬靜seahf,上盤不怎麼耐聽的調音;第三條是創新air,可惜是新版,低頻有點多,女聲依然空靈,解析也對得起票價;之後在小作坊的群里遇到一個四川人做diy,入了一條組裝的入耳然而聽不出什麼感覺,原價給了同學;第四條是幫另一同學買diy的時候自己順便買的平衡口400歐平頭,暴力調音兩頭翹的走向,人聲卻詭異的靠前;第五條是akg k314p還是找那個diy換線,溫柔耐聽的中和走向;第五條是修播放器順便拍下作郵費的diy150歐平頭,下盤塞我不喜歡,後來出給我唯一的朋友;第六條是換線索尼xba10,還是出自diy,箱子味的動鐵,就聽個人聲很爽;第七條是蟲哥的極限800歐,播放器推不開出了換了條蟲哥的鍍銠150歐,從此知道水月雨;第八條蟲哥鍍銠印象不深沒聽什麼就給一個很會說話的相識了;第九條是水月雨vx,特別靈動的高頻,很喜歡,後來以很低的價格賣了;同時打包買的第十條晨光琴鳥,嫌棄低頻比314多,90出給別人小賺一筆;第十一條是創新inear2,大氣均衡,單鐵典範級的作品,最喜歡可惜後來暑假出給另一位很同樣喜歡他的人,希望他愛惜;第十二條是創新inear1,平淡無奇的單鐵;第十三條是ourart ti7,來自那個四川diy不知哪裡搞來的,最接近音箱的平頭,出奇的寬松和大聲場,出給另一位很浪的同學賺了一筆。

播放器倒是玩得少,胡桃v3,v2;七彩虹c3,ck4;閃迪clip zip。ck4是真好,配inear2和創新air都上天。還有個撿垃圾來的walkman碟機,搭ti7也是逆天的表現。

由以上幾段可知我的高三生活多麼豐富多彩無憂無慮只差一個女朋友就可以上天,但是我只有一個朋友和會議室的電腦代替朋友。

到高三的前兩天,最後一天自習放學,我迎著初夏熱度不強的陽光,走在自己生活了十六年但依然不熟悉的城市的陌生的街道上一步一步走回原來的家。那是父親來長沙之後自己的第一套房,在北城的鬧市裡,四周有很多菜市場,不遠還有兩個小教堂,但是總是關著門。之後一家人搬到更北的地方,因此我對長沙的認識基本只知道北城的一小片和高中的一小片。高三為了通勤方便住到原來的家,出租幾年但大體沒有改變的親切溫馨的房間。在那天的夕陽下我一步一步走回家,感受斜照在大街上的陽光,最繁忙的主幹道上車來車往,熟悉而陌生的一個又一個十字路口,這是中國最長的城市道路的鬧市一段。

看完高考考場之後的下午,沒有人陪我,走在夕陽灑落的熟悉的街道,兩邊是高大的懸鈴木,此時樹上還有絲絲絮狀的纖維灑下,母親對這些東西過敏,但是生了我之後情況好了很多,不知為何。

不知為何,那條街上的陽光流落得很特別,從那天一直流到我現在的腦海,並且還將一直流下去。永遠忘不了那天夕陽隔著懸鈴木大片的葉子射入我的瞳孔和心神。似乎也流近了我的童年所剩不多的記憶,混雜在一起,變成我十八歲之前的一切。高二以來第一次看見色彩,是那抹鮮艷的生命的綠,帶著陽光的喜悅和初夏微風和天空的淡藍,五彩斑斕。

從來沒有怎麼好看的顏色,以後不知有沒有,會有的,所有生命和世界的美好總會再次出現,只是時間問題,希望另外一抹特殊的顏色能再次喚醒我,可能仍然沈湎於夢幻的我。

至於高考之後的生活,很單調,比高三的生活還單調,因為除了語言學之外沒有什麼痴迷的愛好,每天在家不知道乾了些什麼。對於六個月前發生的事情我居然只記得家附近的步道每天早上的朝陽是什麼樣子,和每天的晚霞是什麼顏色。只記得一天傍晚的雲彩很像關公,和撈刀河口的那座雕像一模一樣。只記得撈刀河畔的波斯菊和瀏陽河邊的車軸草,一如既往的多生四葉,花朵繁盛。

已經出了成績,不好不壞,似乎是我之前種下的惡果,堪堪達到父親給我定下的底線。志願填報沒有想太多,雖然我喜歡北郵,父母以「非985」回絕,取而代之的是幾個沒什麼希望的大學,緊接這北京理工,中國政法,華南理工,我腦子一熱划掉了很喜歡的中國政法大學,因為不想在北京的郊區上學,既沒有北京應有的感覺,還白白享受京津地區的顆粒物。現在看來社科更適合我,但是我不能後悔也不能重來,熱愛自己的學校和專業吧。

不像那些瘋玩的人,其實那個漫長的暑假我只自己出去旅遊了一次,因為母親覺得我情緒低落,要我隨便出去散散心。

目的地是海南西部的東方,一個人,一個小城,一列漫長的列車,一道海峽,一個能看見落日的海灣,一個狹長的布滿風車的半島,一片沈默的海,一束令人窒息的濃烈的陽光,一片灰藍色的水,一片長滿朽木一樣的松樹,開滿淡紫色花的厚藤和散步著稀稀拉拉黃花的仙人掌的海灘。我愛那裡,尤其是如海水一般的陽光,海角濃烈的風,奇怪的海南閩語和相對親切的八所軍話。

之後在三亞一天,沒太大意思,唯一有印象的是依舊碧藍的海和青年旅社的狼人殺。途經海口覺得海口真不錯,搭上海船橫跨海峽到雷州半島最南端的徐聞,然而已是傍晚,只好到火車站,奇怪的很小的火車站,一天只有各位數的列車。車站門口的現炒的炒粉味道很好,還有比海南便宜的椰青。第二天早上我來到了廣州,也許是命運的選擇或者玩笑,我被廣州的華南理工大學錄取了,只因我填完志願去了廣州一下,真的只停留了一下。

後來和家人去各處避暑,沒有什麼可提。和那些愛好旅遊的大佬相比,我的生活太黯淡了,彷彿下午四點的夕陽與淡淡的新月相比。

大學的生活更加單調,最初的一月大概是這樣:五點四十起床,晨走,早飯,上課,圖書館,上課,宿舍,公園,雷打不動七點之前回宿舍,七點半之前洗冷水澡,不管氣溫如何,之後翻譯至少十行拉丁語文獻,十點之前睡覺。為此還翹掉類似自習的晚課,並且真的沒有午飯和晚飯,因為我不想吃,也沒有人陪我或者說督促我吃飯。之後的體質健康測試我還體重過低失分。

之後接近冬天的日子起床稍晚,睡得更早,而且有吃午飯了,手頭有的拉丁語文獻學得差不多的時候沒有繼續找文獻,因為自以為學得差不多,其實還不怎麼樣。隨便找些書看看,不怎麼上心各種課程,這可能是我根本不碰遊戲和視頻而總覺得自己的考試科目要涼的原因。我的大一生活可以說是隱居或者說苦行一般的節律和節制。如果不玩玄學的話我每個月是花不到六百塊的,但是我沒有管住自己的手和耳朵。

下半年經濟相對自由,玩的設備也更好,但是沒有最初的那種感動,水月雨的就有vxp,ix,nameless,liebesleid,nocturne,shiro-yuki六條;其他的axgio sport,蘋果的ma850和me186各一條。播放器玩了個垃圾xplay6隨便玩玩。

倒數第三天我略沮喪地考完英語,聽了輔導員姐姐的軍訓說明,乘著地鐵伴著廣州本地人不信任的白眼到了火車站,暑假時那段旅程的最後一站,命運的玩笑將我和這座城市綁在一起。我坐在那天早上同樣的候車室,不知是不是同一個位置,將回到我感情最深的城市。身邊候車的人有很多操著我熟悉的腔調,長益片是最熟悉的,還有岳陽話,對我更親切。甚至那個叫叫嚷嚷的列車員,乾著這一行傳統的推銷商務候車席的行當,也是一口長沙塑普,比我厲害多了的口音。

我覺得2018年最重要的地方是廣州普鐵站,一切與他有關。

2018年的遺憾很多啊。

首先是沒有和高中同學很好地告別,雖然關係不是很親密,可是最後沒有留下一個簽名似乎也不對。並且到最後也沒敢和一個女孩表白,最後一眼是在高考徹底結束的警戒線初,同時出現在那裡的還有你們最喜歡看的可愛的蔡小姐。

其次是沒有考好高考和更好地選擇學校,想著沒什麼人來廣州圖個清淨,成績不好也讓我失去了更多的選擇。大多數關係好的人去了江浙,想表白的人去了武漢。不過也是好事,因為有另外一位熟識的女孩半年之後就在我隔壁不超過八百米的地方。

第三是玄學玩得太多,依經濟情況不應該這樣玩器材。

第四是上大學之後對學科不太上心,執迷於自己喜歡的學問和囫圇吞棗式的閱讀。而且沒有交到朋友,這一點很失敗,也使現在的我很孤立,永遠是孤身一人。

最後是一次失敗的海淘,三張寶貴的cd在廣州海關卡了一個學期。

至於成年什麼的,我都不想過生日,自然也沒有什麼感覺。或許我是很無趣的人吧。

希望2019年:

海關能放出我的cd;

叫到朋友和女朋友,最好是對的人,珍惜每一個遇到的好人或壞人,討厭或可愛;

用心學習有用和沒用的東西,多閱讀;

少玩器材,注意體悟音樂的美;

做個善良的人,從接傳單開始;

這個部落格有人看而不是一直撲街。

また明日、また明年。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