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症候群

某天下午發的東西有點神經病,多大一點事情嘛,所以可以撤掉了,總是無病呻吟感覺太做作自己嚇自己。不過是拿三個學分的事情而已,不會影響睡眠也沒有要求所有人早起,大家都是懶洋洋的樣子,好水啊。

敏感是我最大最嚴重的缺點,用某些學家的話可以說成見風是雨,要負責任的;更有些學者會覺得和某只猴的氣度是一樣的,要向全國人民謝罪的,直接開花。對於任何一點細微事情,只要帶有某種傾向,不管利己與否,都覺得不好:不利己覺得是針對;而利己則不好意思以致產生一點點內疚和負罪感,拿了不應得的好處的感覺,但是很多東西是我應得的利益。

可能這算是一種懦弱,連應得的東西都覺得不該獲取,更不要說爭取更多,我不適合運營企業或經營團隊,倒是適合在群體中平衡。不如說我不適合複雜的群體關係而適合單一的交易關係,直接表示為腦容量不足只能單線程處理也可。不和他人接觸就不會有傷害和裂痕,不會有矛盾和糾紛,單純的單一方面往來更加中立和客觀,少交往的人更加敏感就是這個道理。

玻璃心就是這個道理嗎?覺得自己的敏感源於脆弱和不堪,不能面對意外的壓力和外界的干擾,不願形變的固執,以致於容易破碎。這樣看來我就是典型的玻璃心,大多獨生子女必然或多或少存在的問題。怎樣使自己的內心柔軟,總是摔壞沒有用,只會心碎;耐心和時間也許可以將玻璃制的心融化變軟,可以擠壓成不同的形狀適應外界。但這樣的心還是不是原來的那顆,裡面的血液是不是原來那般清澈透明,恐怕難以保證。憤青的心大概都是玻璃做的,所以打碎之後會有鋒利的稜角和尖刺頑強抵抗外界,但總有一天會平滑的,變成不那麼好看的鵝卵石和沙礫,也許這就是成長吧,任由時間如流水一樣作用打磨自己。

強大成熟的人不會敏感,因為一切都勝劵在握,心思要放在統籌大局而不是關注無關的小事。所謂的見微知著也是因為有了大局觀,由大局出發是幹事,從小事出發是買菜,大媽會在意菜價一點點細微的漲跌但生意人會在意貨物的品質和價格趨勢。

敏感只是因為自己的稚嫩和不成熟吧,所有幼小的生命對周圍的環境要求都比成年的個體更高,一方面是為了安全成長,一方面是新事物本身的性質,如新的手機螢幕更易顯現新產生的划痕和裂紋,但沒有什麼人會在意一把破椅子身上的划痕。害怕受傷,所以敏感,人是受過傷後變敏感的,還是因為沒有受傷才敏感呢?也許敏感是追求完美的一種方式,不過是被動的保護而不是主動的創造。

還伴隨某些迫害妄想症,總是出自內心地恐懼未知和有一點點傷痛回憶的已知,不斷重復想起那件事加深內心莫名的恐懼,其實事情本來沒有那麼可怕,甚至平凡到無聊,不值得自己上心和恐懼。這種妄想迫害是出於無知還是神經質,可能是無知多一點,未知的痛苦比已知的更有威懾力,這也就是大家考完害怕掛科的原因,賭博一樣的刺激。

現在的軍訓是真水,台上的人凶幾下也就能威懾一下在前面的人和在教官前面的人,有趣有趣,尤其是一大群人擠在運動場出口,大家從來沒有那麼熱愛運動場。我從來沒去過運動場,因為覺得湖濱的步道高過塑膠跑道一萬個華萊士。運動是為了身體,為了身體不應該總是在散髮臭氣的塑膠上運動,而應該多接受自然的能量,去植物多的地方運動更好。現代人的健身是很畸形的,甚至在健身房運動還不如不健身。如果在缺少植物和新鮮空氣的城市生活,理應減少運動量和進食量以適應平時少運動的生理習慣,不應該刻意增大運動量;但在植被較多的地區不常出去采風散步賞玩就是浪費和不順應自然。

我的體質也很敏感,尤其是上下連通的消化道。喉嚨極易受涼,受涼之後積痰,炎症擴散到鼻腔,之後才有其他感冒症狀,每次都一樣,先從喉頭的一點點不適開始。腸胃更嬌嫩,容納不了除了冷其他的刺激,來廣州之後失去了對辛辣食物的耐受。幸好皮膚不敏感,起碼沒有明顯的過敏反應。

如何拯救敏感的心,目前能看到的只有習慣和適應,但這會讓我失去本心嗎,沒有胡思亂想怎麼會有創造力呢?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