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風高夜

在一片黑壓壓的人群中一個不高的黝黑男人舉著喇叭竭力大喊,他堅持叫喇叭作聲公。不是因為憤怒或其他感情,只是他的職業所需而已。人群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是笑著或板著臉聽著男人的嘮叨,沒有一句是有意義的,廢話從他嘴裡出來拉長了三倍,碎成了三段,又重復了三遍,加上氣急敗壞一樣的喘息聲,使人想笑又笑不出。
壓抑的慘白色燈光在市郊深紅色的夜空下釋放自己可憐的光芒,地上的光線明一塊暗一塊。人群開始騷動,向一扇小門外走去,幾個稍年輕的男人大喊著領著人群出門,走向有燈光和無燈光的地方,還是少有人說話,一切都在寂靜中發生和消亡,沒有月也沒有星,厚厚的雲層只有血一樣的紅。
小浪在漸漸紛亂的人群中向相反的方向摸索,找到阿宇,在沈默中點了點頭,和阿宇走在一起,小聲交流:
「溜嗎?」
「嗯。」
人群分成兩片,一片向有光處行進,小浪和阿宇則跟著走向無光處,經過幾處建築,人群又分開兩股,一股走向沈寂,一股走進建築。小浪所在的人群向著無邊的黑暗走去,小浪拉上阿宇混入進入建築的人群:
「快,別讓別人看見。」
兩人熟練地繞後,走回了熟悉的有光處,回到一片公寓樓,走進其中不起眼的一棟,沒有人看門,太好了,走到暗處的兩間房,沒有燈光,沒有人回來,太好了。
打開門,小浪脫下接近十天沒洗的骯臟衣服,打開抽屜取出播放器插上耳機,松了一口氣,到了隔壁阿宇的房間:
「這樣應該沒事吧。」
「我覺得還是到了那裡再走比較好。」阿宇開電腦。
「但是到那裡就沒有機會走了。」
剛說完隔壁小浪的房間響起我了關門的聲音,小浪回去一看,合租的阿屎也回來了。
「你也沒去?」
「你也是?」
真屎,這樣少太多人容易被發現。
和阿宇聊了下音樂和玄學以及妹控相關的問題,處理了睡前的事,小浪準時爬上自己的床,不容易啊,保持睡眠時間真不容易,突然門口一陣響,是隔壁和阿宇同租的阿圓。
「你見到阿宇大佬沒?」
「你們就搞完了?」
「是我而不是我們,你看見阿宇沒?他不在放里。」
「剛才還在的,等下就有,對了我剛給阿宇一首不錯的歌,你個死宅絕對喜歡。」
眼一閉一天又過去了,真好,保持睡眠真不容易。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