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叫做orange的歌都有一種特別的風味。仔細一想,橘色其實很稀有,除了那兩種特徵水果之外,有種貓的毛色也可以這麼說,牽扯一下甚至能扯到晚霞。人們的衣物上很少有這種顏色,因為太惹眼,太艷。

從去年9月開始讀大學以來,講道理正是橙黃橘綠之時,但可惜我連果汁都沒碰到。與其說是不幸,其實純粹是因為我懶,不願意走上個十分鐘,然後認真地在水果店挑上個5分鐘罷了。

現在已經是2019了,也許橘子橙子還沒有斷季,現在去還是買得到的。但聽歌不一樣。有的評論講,orange有一種酸酸甜甜的味道,這也正是這首歌想表達的(不是這首,而是另一首同名歌曲)。至少這條評論幫我看懂了歌名(日本讀作orenji)。但講真,我吃的挑,實在想不出「酸酸甜甜」反映到橘(橙)子里是什麼味,我吃的要麼是甜的,要麼是酸的(然後被我拋棄),這折中的味道,我是取還是捨呢?乾脆一律按酸的來處理。

東亞島國喜歡用意象,不管在文學方面還是藝術創作方面,這一點是有目共睹的。但橘色算個什麼?食慾?活力?不知他們給橘子賦予了一種什麼樣的情感,但至少,不會局限於吃。

起碼歌是很好聽的。一個人唱了三個聲線(低音和聲,高音和正常聲線),唱功自然不差。歌詞也很有感染力(雖然敘事上

⋯⋯

有人評價此曲如是,可惜沒發完就被網易雲的字數限定裁斷了。豬廠優化各種奇怪小眾的設備卻丟下細節,不知是好是壞,反正我的沒有廣告的老版本不可能更新。作者是這樣總結後面的內容的:

突如其來的騷,閃斷我的腰。

http://music.163.com/song/27548280/?userid=283231645

搞得我也想出去買橘子,但是吃多了橘子橙子有點膩還是粉蕉和釋迦好吃。

花姐的聲音確實好,但是真正好聽到上頭的只有高音的花姐,花一樣華麗的感覺,一個音抖十幾下,在聲譜上看著共振峰也跟著抖,抖得上頭。成熟聲線下的花姐沒有出彩的地方,聲底厚實可能比較比別人有優勢,但是沒有太多差別,幾個大媽的聲音都是一個味道。

高音的花姐推薦本曲專輯的第一首,以及あまねき祈り,尤其是後者,花姐神奇的高音技巧用得很多,裡面的長音基本都帶抖的,氣息和喉部的要求很高,從聲譜圖上看似乎還是阻尼運動一樣的顫動,不得不佩服這條嗓子。

一開頭就來快節奏的花姐特有高音,瞬間上頭,中間華麗的伴奏有點長,接著又是一段很好的花式秀技巧,自由切換三種聲音,和情感走向一致,高潮部分加的和聲有點多餘,可能是因為我不喜歡偏老的女聲,只要不年輕的都嫌棄。

三日月島、陰る渚鳥

mika duki zima,kageru nagisa tori

娥眉月島 夕照水鳥

此句只看原文不懂,看了翻譯更是頭大,似乎是個中二病亂寫的四言古詩,應該是有背景故事的,不知是哪個作品裡面抓出來的東西。唯一能從字面理解,三日月即每月第三天的月,那麼就是峨嵋月了,說到nagisa又想起了團子大家族和clannad,照漢語意思理解應該是小島,棲息島上的鳥就是水鳥了。可是這個意象是什麼意思我思考不透,看情感基調是唱給曾經的青梅竹馬或者說幼馴染,告辭曾經懵懂或青澀的愛戀,類似苦情歌。

陽光照在水鳥身上,能看見此景應該是傍晚時分,群鳥歸巢時,水鳥歸於自己在新月一樣的小島上的小家,曾經的熱戀中的人是否在一旁觀看?還是一人獨自觀看水鳥成雙成對?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新月,航跡雲和孤星平鋪在深藍色的天空上,還有二十度的涼風,大概也是這樣的感覺,想起來總感覺身邊少個人。最喜歡熱帶地區冬天傍晚的微風,和vita大麻茶和高數一樣是初戀的感覺。這首歌獻給曾經在一起的人,可是我連曾經在一起的人都沒有,是不是可以找個什麼東西鑽下去躲起來好了?你們都成雙成對,我獨自一人就是罪,一個人也很好,沒有人打攪的好,可惜人總是要成家的,生命要繁衍必須成雙成對。

orange是很多日語作曲喜歡用的詞,還一定要寫個片假名上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日語沒有表示這種顏色的詞,應該是的,因為就算有些歌詞裡面不重要的地方都是這個詞。奇跡的顏色和九個小姐姐的故事不必多說,好多人喜歡橙色,火焰和夕陽的顏色,高潮而接近尾聲的顏色,活力和激情的顏色, 綻放的生命應該有的顏色,卻沒有紅色的血腥暴力和黃色的單薄,按照化工人的視角是有強氧化性的重鉻酸根的顏色,是太不穩定的很多雙鍵的胡蘿蔔素的顏色。

我不太喜歡張揚的顏色,對顏色的理解不深,也不知如何描述每一種顏色的感情,何況是範圍很大的橙色,給個色標碼才好具體評價。除了柑橘科的果實在植物界這種鮮艷的顏色也很少見,能開橙色花的大多是園藝品種。我很喜歡的酢漿草品種熔岩也是這種顏色,但是低調一點。睡我對面的捨友總是念成上聲,橙色念成逞色,白話的調國語的音,大概是對此顏色印象太深刻。

標題用這個顏色大概是想表示過去的熱戀是這種鮮艷的顏色,而灰心的當下像被還原的重鉻酸根一樣變成灰綠色了,也可能是想在火焰中焚毀過去的回憶,重新開始新的自己。作詞是怎麼想的不需要知道,花姐唱得足夠好聽已經足夠,唱見就是拿來聽聲音和唱功的,沒選好曲的直接撲街不解釋不舉例不點名。

雖然沒有舊情也應該和過去的美好告別,再美好的過去也只是過去,不能再來,濫情地懷舊和回憶帶來的不會是橙色,只會是灰綠色。

さよなら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