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最近看這部無聊的史詩,才看四分之一,感覺春運的真實故事都比這種故事驚心動魄。可憐的奧德修斯不過是想回家見老婆而已,哪有廣大漢族人回家過年心切?

一開頭就是神仙打架,一如既往的神棍風格,和明清小說有得一拼,但是這幾個神又沒有什麼特殊能力,打架又打不好,教不出徒弟下凡打架。只好變成各種主角身邊的熟人拉贊助,互相之間說說話,神仙打架都不刺激。甚至出門都沒有瞬移技能,只能靠萬年不變的金鞋套在光滑的腳上飛過無邊的大海找到另一位神仙,傳個話還要四處跑,可見希臘神有多弱,連傳音神通都沒有。希臘神帶個話居然還要吃飯喝酒,滿足心靈的慾望之後才能開始吵架,吵完了走還要穿上金鞋開飛,金鞋明顯是眾神標配的法器,不知是不是公用的,腳臭不臭。

這樣的神仙打架很像馬上要開拍的那個。書籤挺好看的:

情節太散,雖然圍繞著神樣的奧德修斯返鄉故事,但是中途突然蹦出的神奇名字總是讓我吐血。不管如何希臘人的名字還是比較友好的,好記,因為可以看有幾個字,比拉美的人民強。為何翻譯不意譯名字呢?希臘人名都比較原始好譯,比如愛馬者可以譯成伯樂或者驥才嘛。地名才是本文的難點,除了埃及,雅典,斯巴達,奧林匹斯和主角的故鄉依塔卡之外,全程神仙打架,只記得修飾語,多沙的,平坦的,牧馬的之類稀奇古怪的稱號。

修飾語也是一奇,給人感覺是小酒館裡說書的文風,隨便一個人上來就是聰慧睿智神樣俊美光芒,反派都可以加上「儀表如神明「。最好玩的是目光炯炯的雅典娜。我只能從字面理解「神樣的「一詞,總覺得譯者搞出來的詞像日語詞雖然意思不一樣 。可惜沒有精彩的修辭,用語單調,但凡描寫黎明到來一定是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呈現,大海一定是酒色的大海,這個真的很美,彷彿來到愛琴海的寧靜海邊看淺紅色的奇異海水。

最令人絕望的是「不死的神靈」和「將死的凡人」,如此刺骨,不僅因為省略元音而使原文中二詞看起來一樣。而是想到自己是將死的凡人,覺得一切都沒那麼重要了。剛好上午有點精神不正常,真想跳了,但是現在發了這個暫時是不會跳的。不知奧德修斯為何要返鄉而不是和神女在海島上鬼混?和神女一起可以獲得不死永恆,而回家則生死未卜,這就是執著嗎?幸好生命有終結的時候,不然真的沒個頭不知如何度日。

可能是因為主角和所有反派都是貴族,裡面的生活奢靡到難以想象的地步,隨便來一次祭祀就是百牲祭,隨便洗個手都是金水罐銀水盆,最後不忘加個「製作精美的」。肆意召喚僕從侍女幹事,自己負責說話就好。最奇葩的是作為資本主義起源的希臘根本沒有私闖民宅的概念,一堆人在主角家亂來就算了還可以任意殺牛宰羊大擺宴席,早期的民主政治好像真是沒有法院,一切靠投票,暴民可以在國王家亂來,只要人多就沒有問題。

還可以這樣描寫偉大的主角,光輝形象進一步加強,這個主角有點強還敢睡神仙,先有奧德後有天,太陽騎士日神仙。

我覺得希臘語比拉丁語簡單,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經歷過梵語的摧殘之後能包容各種奇怪音變,重復和接頭元音也稍懂一點。而且希臘語只有四個格,詞尾很明顯,有本詞典看起來還是很爽的,但是我沒有,只有雷教授的小冊子輔助,吃力得很。

現實版本的應該是這樣的:在異地的某君平時沈溺遊戲或事業忘了買票,想起來的時候已經遲了一看12306沒有票,只好在內心的煎熬中苦等,希望12306女神放他離開,但是等到臘月二十五都沒有等到一張余票。一天晚上滿懷期待地打開查詢界面,一堆無字中有了一個醒目的血紅色數字1,說時遲那時快此君顧不上手的顫抖飛快地點了預訂麻利地付款。正在感謝社會主義帶來的偉大溫暖時卻發現是張無座票,28小時的無座,真是絕望,不過起碼有回家的資格了,坐擁擠的地鐵到火車站,人山人海混亂不堪,這就是前四分之一奧德賽的真實映射。

接下來的遭遇絕對比奧德修斯在酒色的大海上的經歷有趣,因為這是人的海洋,沒有那麼單調。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