噝音s的奇妙冒險

如果一種語言有擦音,那麼很大幾率有s和h兩者中至少一個,可見噝擦音s是擦音界的老大。也可以說是最易在語言中找到的噝音,即有牙齒處湍流參與發音的擦音,具體表現為聲譜圖的高頻霧狀帶,能量較高,因而是比較不穩定容易變異的音。當然還有廣州粵語和朝鮮語之類只有顎化s的。

s最易發生的音變是顎化,環境一般是前元音前,詞尾環境也容易顎化,最典型的可以聽做作的美式英語和保守的英式英語發s的區別。美國壯漢喜歡讀成舌葉音,幾乎和原來的舌葉音混淆,但是仔細聽可以發現略有不同:顎化的s通常靠前一些,唇型較展,而原來的舌葉音摩擦部位更靠後,噝音特徵弱,能量更低。發生此音變可能是因為原來的舌葉音變成捲舌音而推動原來的噝音s,而且原本英語的噝音s是能量較低的,母語者發音時通常伴隨舌中下凹,本來就接近舌葉音。

漢語的噝音顎化非常明顯,但是條件嚴格:只有前高元音i和兩個顎化作用強的介音前的s可以顎化,顎化非常徹底,有的學者甚至標北京話的「西」字作çi,都覺得是硬顎擦音了,其實我讀起來是齦顎擦音。漢語的特色是一個s變化帶動整組聲母變化,ts tsh甚至沒有清化完成的z和dz都跟著顎化。相似的還有日語,si=shi,zi=ji以及各種拗音。

s的塞化演變不罕見,甚至在東南亞偏南的地方是常規操作,最常見到的越南語漢越音的心組字讀音,全部塞化成t,如新taan,情tinhf(telex編碼寫法),甚至成tanhf。在海南閩語和雷州閩語以及鄰近的侗台語中廣泛分布這種塞化,並且推動了原來的t演變,越南語是變內爆音且多出一組送氣的t,海南閩語是透母讀h。值得注意的是s的塞化往往伴隨原來能量較低的噝音改讀s,通俗說是sh>s。

有學者指出漢語在早期發生過擦音s的塞化,現在看來基本是可靠的,源於部分諧聲系是s,th,j互諧。

在中國南方,尤其廣西,s還有一種奇怪的音變:邊音化,由噝音變成清邊擦音,還推動了塞擦音組跟著轉化。最典型的是南寧市區粵語,周邊的壯侗語也有,安徽好像有部分方言也有,印象不深。

在有送氣塞擦音的語言中,s和tsh的交替演變非常平常,有些是隨意亂變找不出規律的,確實很像,平時不認真聽是難以聽出區別的,語流中更加難以辨認,早期漢語似乎也存在這種交替,常見於閩語和廣韻音系的不同。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