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湘語「呷」的來源

在老家溫習了一下岳陽湘語,記下一些東西,印象最深的是中古梗攝和曾攝入聲在岳陽湘語讀(j)a,伴隨緊喉,因為入聲讀高調55甚至更高。

如:赤(裸):tsha55;石sa55/sja55;隻(當作量詞個使用):tsa55;壁:pja55。表示吃的詞和長沙話的完美對應:tchja55,長沙湘語一般寫作「呷」,讀tchja24/tchjo24,對應的正好是入聲,聲母韻母相同。

一直生活在長沙城區和北郊,很少聽老派長沙湘語的讀音,因此一直覺得「呷」是單蹦的字,沒有同韻字輔證,以為是難以解釋的音變。看到岳陽湘語的同韻字,知道了,是湘語原本的白讀,正字寫作「食」。

食,中古船母,從船字便可看出聲母演變的原因,濁擦音和濁塞擦音的自由變讀,有些韻書這兩類音乾脆是混淆的。後來長沙湘語接受了大量官話讀音作為文讀音,逐漸替換原來的白讀底層,常用的食字頑強地保留白讀,在一眾文讀中變成了例外。

值得注意的是整片湘語都讀食字作塞擦音,也許早期的方言已經演變,而粵語的濁擦音都清化為擦音,說明二語言的原始語已經發生變異。粵語的吃也用食表示,應該是早起古白話的共同殘留。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