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鹿乃的那張碟rye,冷飯加一點點新譜,但是專輯名詭異而且不好理解。一天喝到大麥茶,嘗嘗味道,有點似懂非懂的感覺,其實是誤解。

看完主打曲「Q」&「A」的mv之後可以説弄懂了,一個幻想的裝逼文藝故事,rye不是指黑麥一種作物,而是指麥田。説到麥田,就不得不提那本小説「麥田裏的守望者」。不説了我先看下這本書的簡介,雖然有名但是不知道裏面説了什麽,是哪國哪人寫的。沒看過是因爲拒絕當紅的一切,哪怕是精品,習慣于接受一樣的東西遲早被社會的力量塑造成一樣的人。買東西一看到「網紅」和「爆款」只想出店門或者按下alt+f4,父親卻非常迷信銷量和評價,可能這是我和智慧的中年男人的差距。

看完回來覺得太對了,完美契合主題,教育叛逆青年迷途知返的最佳作品,只是年代有點久,相隔六十餘年,但是叛逆少年的所作所爲亙古不變。迷途的羔羊在形形色色的顯示世界中轉悠了三天就知道自己是個渣,整天不務正業還想著搞事,搞事當然把自己搭進去啦。爲什麽喜歡用「迷途的羔羊」?因爲看過游戲「蘇菲的煉金工坊」,裏面有個教堂内修女的角色,講話慢吞吞急死人,但是莫名奇妙的萌,最喜歡説別人「迷途的羔羊」,覺得好好玩,比喻還貼切。據説她是煉金工坊系列都有的吉祥物。

因爲mv的圖太醜了我就不放圖以免影響食欲,mv對此書理解很透徹,看完之後再看書評感覺無需再看原本了,mv采用了galgame或厠紙文學慣用的循環形式,即loop,同樣的開場,不一樣的過程,最後得出結論打敗大boss揭開所有謎團,恍然大悟靈光一現醍醐灌頂,覺得特別有教育意義,好有道理的樣子。

黑白電視開局,床上躺一隻殺馬特髮型的妹子,據説是鹿乃的好姬友某個二流模特,不好看。女主從床上爬起來開始一天的單調生活,走在路上渾渾噩噩磨磨唧唧,接傳單看傳單,偶遇男主撞上去,沒準又是一次美麗的邂逅。然而走過街角的時候突然看到對面樓頂閃過一個女高中生的詭異身影,嗯?

此處爲什麽要詫異,別人上天臺散心不是正常的嗎?沒準是和誠哥有約或者只是喜歡四處亂逛,比如我,以前學校裏能上的天臺都爬過,要爬梯子的也上去過,上天臺不是怎麽了而是一種愛好,比如日漫裏面男主的后宮不是一般開在天臺嗎?九個小姐姐的訓練場地不也是天臺嗎?大驚小怪,只有依靠大驚小怪才能寫出這個故事,雖然久居城市的人不至於對上天臺那麽敏感,此處是硬傷。

女主看著那個jk雙手支撐向上翻閲護欄,跳了,張大眼睛看著跳,手裏塑料袋落地上急速衝過去,此時loop。

跳樓那個是往抑鬱症形象塑造的,看歌詞前半段也比較抑鬱。著名雞湯文作家兼心理咨詢師畢淑敏女士覺得一切抑鬱症都由於某種人和外界或自我的聯係斷絕導致,雖然我還是覺得一切不爽快跳樓的抑鬱症是裝的,裝逼專用,自己也裝逼過,照應「但凡是男的都要有深邃而痛苦的眼睛」完美。

二周目又來到那天美好的早上,也可能是另一個人絕望的早晨。動作稍微快一點沒有接傳單而是冷漠地走過,話説平時我對待傳單的態度就是如此不給情面,從第三視角看有點内疚,但是自己身處其中挺爽的。巧妙/預判地避開男主的撞擊,感到記憶中的事發地點人已經在樓上了,麻利地開跳,支撐向上越過護欄一氣呵成,女主還是沒機會,loop x2。

第三個早晨跑步前進,來到事發地點jk還在過馬路沒上樓,可以看清楚手裏拿本書,女主沒看訊號燈就過街,卡車開過來,撲街,loop x3。第一次看到有人loop卻選擇了配角的死法,鼓掌。

第四次隨手撿了輛自行車過去,疾速爬樓,趕時到剛好在背後目擊jk一步步走向護欄,想拉住jk的手結果打落她手裏的書,落到地上積水裏面,我一看便知是麥田裏的守望者,日語「ライ麥畑てつかまえて」,底下還有英文原名,專門爲不懂日語的粉絲提供。突然畫面變成彩色,因爲你世界有了色彩,不跳了不跳了,回去上課。

值得一提的是畑字是日本漢字,旱田的意思,有趣的是隔壁朝鮮自己造過一個畓字,意思是水田,讀作to,疑似和南島語的tanah有關。未必日本多旱田二朝鮮多水田?或者剛好相反?説到畑我想起了畑亞貴,可以説是lovelive神教的半個靈魂,還有編多首acg洗腦神曲,要是我有他一半的音樂才能就好了。

一次次loop只爲拯救自閉抑鬱jk的生命,抑鬱誘因居然還是一本美國兄貴寫的破書,值得嗎?倒是原著裏面的一句話很好:

男子不成熟的標識是願意為某種事業英勇地死去,而成熟的標志是願意為某種事業卑賤地活著。

太妙了,但是紅色和你相反,英雄爲了人民的事業犧牲生命,而懦夫才卑賤地活著。有個名字很長的可憐二流作家筆下的保爾柯察金説過相反的話。

紅白二者都處於一種平衡:理想和現實的平衡。紅色覺得要理想一點,而白色覺得要現實一點。白色覺得紅色是邪教,紅色覺得白色是惡徒,但是人民需要信仰,更要吃飯,你們自己看著辦。那些神風敢死隊的少年們到底是成熟還是不成熟,不必多談,可能是要現實一點,不多説,護好自家水錶。只覺得頭腦一熱的青年都是被利用的,此話為真,沒必要爲了別人的事情耽誤自己前途,一將功成萬骨枯,沒有梟雄的本領肯定成爲枯骨。

守好自家麥田不要讓孩子迷途,就如同守好自家水錶一樣,給錢讓孩子自由成長就好了,有錢人是肯定壞不了的,除非有錢沒事做。但是誰能給孩子最好的同伴和足夠揮霍的財富呢?

臺上的王思聰就是例子,身邊全是成功人士自己不成功才怪,娛樂圈的就算了。紅色法拉利那個也是生不逢時,不可多談。古希臘的文藝繁榮,思維開放,但是誰注意到一家富貴者底下千百的奴隸?文藝本來就是精英的玩具,一般人老老實實過活就是最好的,出身可以決定下限,最保守地說是下限,但是我認爲出身決定一切,包括品行和胸懷。兒時過著怎樣的生活,一生便是怎樣的人,甚至長相由早餐食物的精細程度和每天所見的人確定,品性最像幼時最常照顧自己的人。

何必學壞,何必悲傷,反正你都那樣了。叛逆墮落的孩子不過是父母的疏忽和無能,沒有提供更好的成長環境。長大之後,被生活强奸一輪就會知道,此前的夢想和胡言亂語都是笑話,還好有觀衆看你笑話。

這首歌代表鹿乃進入治愈系的領域了,雖然怎麽看都是致鬱系。確實幾首新譜挺陽光的,給壓力大的人釋放壓力不錯,主要是不吵,沒有電子合成的聲音無腦轟鳴。曲名「問與答」意思應該是追問生命意義,總之是勵志減壓良曲。歌詞亂七八糟説一氣,看都懶得看,最後幾句勉勉强强從致鬱系轉移到治愈系,作曲兼作詞jin老爺可以説是詞窮了,就算讓鹿乃來作詞也好點,可惜,爛了。歌詞喪得比我還喪呢。

全曲節奏比較緊凑,但是旋律單調,配上明亮的聲綫不難聼,好聽也不至於,聽個感覺還是可以的。就是mv的人物都好醜,可能還是爲了烘托黑暗的氣氛,別人都要跳樓了還色彩鮮明似乎不好。

跳樓能解決問題嗎?答案是可以,在個人來説只是放棄了繼續生存的權力,仿佛比賽中途退出一樣。但是自詡正義或者人道主義的一方,或者説主流思想和宗教都反對自主結束生命,因爲自殺對社會沒有好處,尤其是青少年自殺,浪費大量資源和教育機會。但凡漠視生命鼓勵獻身的狂信徒行爲都算作邪教行爲,穆斯林的恐怖主義也是曲解了教義,受人利用。由此,白色看紅色也有點邪教的味道。紅色的悲哀是沒錢的淚水,白色的苦痛是不公平的憤怒,沒有高下。有錢之後一切好説。

日本jk的生活壓力有那麽大嗎?想不通,壓力都是自己找的,自己的高中三年簡直是玩過來的。中日韓三國的學生都好可憐,隔壁臺灣地區好像是小學開始慘,據三毛的回憶散文。有必要?現在看來是有必要的,想起曾經班主任的一句話,「高中就是給人分層的」。

青少年情緒波動大,容易自殺容易被利用,統治者覺得頭疼,有什麽好的辦法?讓他們精疲力竭,被表面公平的機制區分為三六九等,讓優秀的人在一起學習,讓頹廢的人一起頹靡,省去了鬧事的麻煩,這是教育在社會的工具意義。所謂的消除差距都是笑話,沒有差距上面的人爲什麽絞盡腦汁想事情?所以教育體系的一切不平等都由工具性而來,從實用的角度說,越是失衡的教育越有效,因爲不需要那麽多精英,少量的精英已經足夠社會運轉。多餘的其他人,只要努力工作盡情歡愉,做好自己分内的事足矣。

還是做一個農民安分地種田好,不用想太多,也不用想不開跳樓離家出走之類。諸君有見過抑鬱症農民沒?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