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德國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名聲僅次於格林兄弟的埃里希·凱斯特納,在看本書之前不知道他.總是覺得他的名字Erich意為「我是/是我」,但是er是北歐哪國的繫動詞我忘了,北歐語言的我通通是jeg之類的奇形怪狀.

大概劇情是主角小男孩和奇怪的藥劑師叔叔帶著街上遇到的黑馬先生為了完成作業–關於南太平洋的作文,通過自家衣櫃在異界閒逛一圈的奇遇.很經典的兒童小說情節,在大體框架上沒有玩出什麼花樣,無非是出去逛一圈,神神秘秘地,對主要的世界線沒有影響,也不拯救世界也沒有發現驚天大秘密.如同中國作家寫爛的森林裡面的小動物的故事,反正你看不到那些動物,除了在動物園,那些故事裡出現的動物根本不會出現在城市生活,懷疑從小學習的動物名稱是否有用.

寫在1932年納粹上台前一年,德國國內問題比較多的時候,當然不只是兒童讀物,更多的是嘲笑當時人民生活的種種失衡和滑稽現象.比較厲害的人物都可以創作這樣的作品,看似兒童讀物或是笑話書,明眼人一看便知真正想說的是何物,但是這樣會遭來封殺或當局的冷落.一般沒有早死的批評家在後世的名聲不會太好,起碼會遭遇一段時間的貶低.智者的行為應該更像郭沫若,對比魯迅可以說是兩個極端,但是不可否認,他活得滋潤多了.

如果還要後世的美名的話,口氣要再隱晦一點,一定要有同等智慧者才能看出字裡行間的意思,本身的可讀性還高,可謂神來之筆了,可惜本人智慧不足,無法找到這樣的作品,可能日耳曼人一本正經地冷幽默和拉丁美洲小說家的魔幻色彩更有這樣的味道.

但是這個日耳曼人沒有忍住自己的嘴,還是愛說些不三不四的話,納粹上台後直接封殺了.這本書裡沒有明面上反對任何東西或者某個大勢力,只是看到某些東西覺得不爽,如同我看不爽抖音和中國的大互聯網公司,事情本身沒有錯,作家看了不舒服,竭盡全力不著痕跡地吐槽一番.

為何主角有一匹黑馬,因為沒有人用馬車,馬戲團受過中等教育的馬找不到工作,在街上閒逛恰巧遇到.汽車在歐洲普及時有許多保守者反對,作者可能是其中一員,而且對現代生活的一切充滿懷疑.裡面途經的六個國度就有兩個嘲笑慵懶的現代人,讓機器和自動裝置包攬一切,自己不想動手:一個是必須不做事只躺在床上狂想的懶人國,食物和一切用具可以由奇怪的植物和動物自動生產,但其總統禁止其他失業遊民進入,因為失業遊民都想要工作,而他們需要不工作的人:另一個充滿高科技的烏托邦類似,一切由機器流水線代辦,人類只要享受和必要的工作,更像是作者幻想的理想生活,但是最後莫名其妙地來了個電力失控製造的混亂,作者還是不放心冷冰冰的機器.

後面那個烏托邦一樣的城市看起來沒有趣味,太多科幻小說家有更好的描述,現在看二十世紀早期對未來生活的描寫當然已經過時,工業技術差不多超過了當時的想像,很多幻想早已落地,最無聊的童話大概是此類預言一般的幻想遊記.

幾個梗玩得不錯,比如:「免費入內,兒童半票」之類完全開玩笑的告示.日耳曼式的玩笑,冰冰涼很死板,像是腦子只有一根經,但是沒有破綻,看起來還很有道理。一本正經地開玩笑比嬉皮笑臉開玩笑難,鎮定自若地說騷話講段子才算入了門檻,滑稽的藝術總是出乎意料與衆不同。諷刺作品利用的是伸手不打笑臉人的慣例,以開玩笑的口氣嘲諷別人的作爲,駡完了還像沒事人,可能這也是貼吧濫用滑稽的原因,不想承擔後果,不想和他人爭吵。

除了發牢騷和開玩笑,整本書的情節是偏散的,像是幾個短篇强行拼凑起來,用三個典型人物串聯起來。不怎麽喜歡這種手法,説是一部完整小説情節偏鬆散,説是短篇集又有串聯,拍成動畫最好不過,電視上的兒童連續動畫大多是這樣的東西,專業説法是用同一個ip。不換人物的短篇集更能體現主角的性格,當然也更好做成周邊賣錢。


中途吐槽古代帝王的一段太像一個單獨的小品。

不過那個時候的文化產業肯定是沒想到做周邊的,也許兒童讀物本該如此,五六嵗的小孩記不住複雜的情節和人物關係。父親提到自己的創作時感嘆,沒有創作像樣的長篇,因爲少兒文學不能超過五萬字的限度,僅有的長篇也是游記式的鬆散。想想中外的少兒讀物,遊記類的經典不少,但是出自現代的沒有,一是沉澱時間不足成不了經典,關鍵是旅行的心情不再。大洋的彼岸不再遙遠,有飛機和網路光纜,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被探索得一乾二净。

最後來到的南太平洋充滿孩子眼中的想象:赤道是鋼鐵鑄成的真實存在,還有女工清潔除鏽。各種光怪陸離,反正沒有幾個孩子能看到南太平洋,隨便怎麽寫,能嘲諷你們就好。值得一提的是作文題目是南太平洋的原因:教師認爲數學好的孩子缺乏想象力,便要求他們想象南太平洋,而其他孩子只需要觀察大樓寫一篇報告。這樣的觀點聽起來荒謬可笑,但教育制度就是這樣,以唯一的尺度衡量人,不管和人優秀與否有無關聯。教育沒有問題,因爲它可以解決大多數社會問題,至於個人成長,不是教育要關心的,而是受教育者自己的事,體制只是爲了分層。

最起碼德國學生寫的作文題挺有意思的,小學時候的作文題從來沒有超過小動物們居住的森林和國界綫。

總之,嘲諷現實的兒童文學,這個可以作爲教材了,優秀的笑話書和不錯的情節,孩子看故事,裝深沉可以瞭解二戰前德國文人的思想狀態,膚淺可以當作笑話,老少咸宜。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