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上午總是那麽無聊那麽蒼白無力,以至於都開始懷疑人生意義了。實在不想再圖書館坐下去,有種屁股坐爛了的感覺。看著港澳通行證背面刺目的簽注標記,決定帶著證件去最心愛的南沙區的南沙濕地公園走一走,隨緣去珠海以及澳門。

熟悉的捷運四號綫坐到蕉門站,慢悠悠的捷運列車和漫長的鐵軌,懷疑廣州是不是希望用捷運系統連接深圳和港鐵,因爲廣州捷運系統的觸角伸得太長,幾乎進入了每一個由縣改編的區,甚至我最愛的南沙,甚至臨近東莞的增城從化。所有旅途都很漫長,南沙g01路公交車司機在鄉間小道上慢悠悠地開大巴,車費比起路程來太低了,四塊錢坐車一個小時多,屁股爛掉。看著路牌不禁覺得好笑,全部都是以數字命名的xx涌,從四涌一直到末尾的十九涌,一路上看到了十六條小橋,長度一百多米通通稱爲大橋。涌是河道的意思,讀音同“冲”,廣東人喜歡這樣叫,應該多指近海的鹹水河道。

南沙濕地公園沒有什麽好玩,可以看鳥,只能遠遠地透過濃密的樹林看,而且公園面積有點小,走一圈估計不到一個半小時,而且濕地内部是不可以進去的,只有外面一圈步道,有去的建議坐遊船看一圈,足夠了。門票價格不值五十塊,也不值我買的半價二十五塊,十塊差不多。所謂的海景園不過是在珠江靠近入海口的地方,官方名字叫伶仃洋,依然可以清晰看到對面江岸上龐大的起重機械,對面是海港,江面上走海輪,這是唯一像海的地方。

再次從十九涌搖到四涌,旁邊坐著一個湖南老太婆,講官話像寧鄉人,講湘語像岳陽人,最終我覺得她在二者之間的某個地方長大。下車在美的生活區站,大概是工廠的職工宿舍,坐上中山的大巴揚長而去離開廣州。在下車的地方被司機數落:下車爲什麽不按鈴啊?

可能我不説下車說落車或者講白話他會脾氣好一點。三角香蕉市場站,只有一個推三輪賣香蕉的老太婆,國道上塵土飛揚,坐上去中山市的大巴,糊塗了,走前門上車怎麽沒有刷卡投幣掃碼的任何一種支付工具?這時候司機不耐煩地指了指後面,售票阿姨向我走來,驚了,還有人工售票,阿姨拿機器掃我的乘車碼。

這輛車好像爆胎了,路況又不好,走起來墊屁股,幸好中山公交座位是軟的。但是我所見的中山市區和周邊的鎮沒有不同,一個樣子,放在其他地方都算是城鄉結合部。而且全是工業和勞動力相關,看起來覺得進入了絕望的流水綫,流水生產一切可以想象到和想都想不到的東西。街邊最多的不是商鋪而是公司的小辦事處,其次是勞力代理,再次是技校。

中山太可怕,估計東莞和惠州的情況差不多,gdp就是這樣堆積起來的。

最後到了珠海,隔海望澳門。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