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匆匆忙忙坐各種大巴趕路,睡在珠海的海景青年旅舍,除了沒有獨立衛生間和有點馬路上的噪音之外一切很好,甚至早上可以走路去口岸。有生之年體驗了一下海景房,對岸是澳門氹仔,還可以看到傻氣的大灣區重要工程珠港澳大橋,早上一起來窗外的海面上全是小船,不是走私的就是防止走私的,我猜他們總歸和走私有關。氹仔的燈光永遠不會熄滅,凌晨依然輝煌,但是對氹仔的賭場沒興趣,等我成爲珠三角一個肥胖的小老闆時我們再會。

最後發現有噪音是因爲自己沒有關緊窗,而海面的船都是漁船,一切不過是自己多情的臆想。

頭天晚上就想好了移動數據的事,三星互聯,十三塊一天,按開始時間計算二十四小時,晚上就開始用,珠海的口岸附近有信號,能上外網。

拱北口岸比起香港那幾個好看太多,尤其是晚上金碧輝煌的樣子,張揚著澳門作爲知名賭場的熱情好客,要命的熱情,但是我喜歡:虛假的笑臉總是比真誠的鄙視好太多。也許是澳門外來人太多,沒有任何香港式的歧視,懷疑澳門現在全是大陸打工的服務業人員,比如早上吃飯飯店服務員寫的單,全是簡化字:

肯定是來打工的,不用問。早餐的麵不好吃,繼承了海派麵條不好吃的傳統,就算有不錯的咖喱撐腰,麵條難吃到無法下嚥。不過據説必吃的豬扒包帶來了驚喜,和漢堡沒有本質差別,一大塊豬肉夾在兩片麵包中間,沒有蔬菜和醬料,味道和漢堡相差無幾。我點的是吉列豬扒包,不應該要“吉列”的,因爲吉列豬扒的意思好像是炸豬扒,烤的會正宗一點。難得地點了奶茶,端上來都是不放糖的,要自己加,當然選擇不加,猛然發現不加糖的奶茶其實挺好。但是大陸路邊奶茶店我是不可能碰一下的,這次點奶茶只是因爲是在奶茶出名的澳門,澳門餐廳的凍奶茶糾正了我對奶茶的認識。

去飯館前在一家小餅屋買菠蘿包和蛋塔,都還熱著,以不地道的粵語和老闆說:

二個,二個。

老闆覺得我在講官話,只拿了一個。

好吧,一個就一個。後面的客人來了我才意識到白話的兩個也是叫做兩個的,不能叫二個,真是白癡。價格出乎意料低,一個蛋塔一個菠蘿包只要七文五十毫。遞給老闆一百的hkd,老闆喜笑開顔,因爲不補水,都是一比一換算,找錢通通是mop,轉匯率都賺。其實二者對rmb的匯率是83和86,差別不大,但是大家都喜歡hkd多一點,乾脆這兩個地方統一貨幣好了。在大街上房產中介的挂牌也有特色:兩個價格,一個是hkd價格一個是mop價格,明顯是hkd更加通用,不知macau pataca有什麽存在的價值。澳門房價好低,比廣州都好,可以承受的價格,生活成本也還好。

又在一家餅屋買了四個蛋塔,打算坐在哪個街角公園吃,圓一直以來的奇怪夢想:在澳門的街心公園食蛋塔,但是我沒有找到街心公園就擔心蛋塔涼了不好吃,逛了兩個教堂之後跑出來在街角吃起來,真心爽,周圍沒什麽人,馬路是陡坡,車子不多。旁邊就是不怎麽有名的聖奧斯汀教堂,1825年重修,裏面的人才開始做彌撒我就走出來了,總不好在他們唱歌的時候吃蛋塔吧,感覺會被扔出去。

看的第一座教堂是最好看的,望德聖母堂,在更加不知名的小街上,周圍空曠,進去的時候裏面在做彌撒,倒胃口地用鹹魚味的粵語禱告。裏面的管風琴很漂亮,想聽聽裏面管風琴演奏的效果,可惜只是簡單的主日彌撒,沒有演奏裏面的教堂管風琴而是以音響代替。我在裏面待到彌撒結束,生怕蛋塔在包裏涼掉,冒著被趕出去的危險拍照。

大三巴和玫瑰聖母堂都沒有什麽看頭,全是大陸老頭老太婆,旁邊的東西也貴,玫瑰聖母堂甚至不許觀光客坐裏面的位置,過分。更遠的風順堂本地人很多,位置坐滿了,站在一邊觀望一下就走了,也是在做彌撒,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本地年輕人來晚了站在門口跟著神父用白話唱聖歌,不解他們的虔誠,也可能是我的靈魂已經死了,所有馬克思繼承人也是,但是馬克思多少是有信仰的。所以我馬上跑到媽祖閣拜拜,大三巴旁邊的哪吒廟也拜拜,回去路上的林則徐紀念館旁邊的青蓮廟還是拜拜,捐了兌換多出來的四十毫散幣。

在另一條小街上,找到了寂靜的聖若瑟修道院小堂,進去的時候裏面只有兩個人坐在座位上,彌撒在一個半小時之後。馬上另外兩個人走了,空曠的大堂裏面只有我一個人,昏暗的燈光和孤獨的聖像,兩邊的銘文若隱若現,一塊葡文看不懂,另一塊拉丁文認識一半的詞但是不明意思。沒有人,還是沒有人,我陪著十餘座神像在寂靜中靜默了十分鐘,但是還是思考不出那些詞句的意思。也許父親曾經在長沙舊教會醫院(湘春路一帶,也是天主教堂附屬,現在的長沙市第二人民醫院/中心醫院)的病床上,做完手術一個人躺著時,也會是這樣的心情。

爲什麽在珠江邊的小媽祖閣沒有類似的心情?我那時只是想找個功德箱投了手上的五角錢。

在玫瑰聖母堂附近的fortress店看了一眼,本來只是看看Samsung S10價格,多看了一眼耳機,森海ie40pro-mop1030,但是旁邊筆記本的價格是以hkd算的,搞不明白澳門人在幹什麽。還看到了最近有個小白入手了的舒爾se215,國内買還便宜些。本來不想買ie40pro,打算過幾個月撿二手,出門在街邊看到一家大豐銀行的兌換所,想起日記本裏面夾著幾張美刀,兌換了50usd-400+mop,轉身回到那家fortress買下ie40pro,用微信支付補了五百多rmb,就算是500多買個ie40pro吧,不虧,總比se215那種東西聲音好。

在新馬路上找瑪嘉烈蛋塔店,轉了二十分鐘google地圖查了又查,未果,放棄,返程。路上在番茄屋分店吃午飯,阿里巴巴雞扒飯,全是咖喱,好吃是好吃;還有一杯奶茶,加了一袋砂糖,還行。

小小的地球上,或者説大大的大灣區,居然有兩座不出名的教堂等著我,不得不説是驚喜,今生想在澳門街角賣蛋塔、菠蘿包和豬扒包,每天在寺廟裏聽聽西藏來的大師説法參加每一次法事和盂蘭盆會,觀音的生日也從不落下;來世的話,希望是個土生白人,在望得聖母堂受洗,在聖若瑟修道院小堂結婚,還是在街角賣蛋塔、菠蘿包和豬扒包,或許菜單裏再加上菠蘿油,每次彌撒也不錯過,聖徒和聖家族的生日吧也從不錯過 。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