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音增音現象不罕見於各種語言,有時作爲自然音變現象出現於語音變化過程中,更加廣泛的增音易見於東亞語言對譯外來語的例子。

由於東亞語言在漢語或曾經存在的某個強音節結合語言影響下有高度結構化的音節,或多或少存在韻母和聲母搭配形成音節的語音系統。這樣的語音系統高度封閉,只有內部漸變推動語音系統變化,而且動輒一組語音變化。最典型的母音增音現象出自開音節程度比較高的日語,例子數不勝數。

sharp自行車?

以日本式羅馬音表寫日語讀音:

mappu 地圖,來自英語map;

geemu 遊戲,來自英語game;

inosento來自innocent;

oranzi橙色,來自orange;

miruku牛奶,來自milk;

toruuningu訓練,來自training;

toppu頂端top;

puresu印刷,來自press;

kurabu俱樂部,來自俱樂部club;

garasu玻璃,來自glass;

konpyuutaa計算機computer;

(不恰當的例子)syaapu夏普sharp,知名電子品牌;

guuguru谷歌google。

可以看出在幾乎所有不符合語音習慣的位置添加的母音:拆散子音叢或是爲了發出詞尾子音而添加母音。可以找到母音添加的一般規律規律:末尾的單子音一般加上開口度小,斂脣的後高母音u,但是t和顎化音除外,由於tu的實際音值是tsu,t一般以-to的形式出現:bitto位元bit;baito字元byte。顎化的子音後面一般帶-i,有反例:hassyu對英語的hash,顎化音帶上i是語音系統限制。

原本弱化的央音以長的aa代替,原理不明,也許是一段時間模仿法語或德語讀法的結果,其他狀況下的添加音一般是u,有其他情況的也是和前後母音同化的結果,比如garasu玻璃,明顯gl-的g-添加a是詞中主元音a的影響。詞尾的輔音l保留流音不平常,全世界範圍的英語都有向ou/u轉變的趨勢。值得注意的還有日語以促音保留了英語的母音長短,從上面bit和byte對譯的差別便可看出。

日語另有一套歷史悠久的外來詞系統即漢語藉詞,吳音(早期)的藉詞很可能來自南朝的南方漢語,漢音(晚期)來自唐代漢語長安方言。兩套藉詞讀音稍有出入,多數情況下基本一致,都保留了入聲韻尾且丟失了-ng韻尾。-ng失去時也伴隨母音增音,對待古漢語的-ng和後來英語外來詞的-ng,日語的態度截然不同:

英語藉詞的-ng基本上變成了-ngu,最後一個假名發音清晰,-u母音必須發出。而來源於漢語的-ng已經不見蹤跡,如最近頒佈的年號令和,按照詭異的讀法,令讀漢音rei,和讀吳音wa,令的韻尾-ng在漢音中讀作延長的母音e(i只是書面寫法)。令的吳音ryou也許可以解釋-ng失落的原因:首先是和對譯英語詞一樣地變成了-n-gu甚至是-gu,考慮到現代日語方言有諸多不分g和ng。隨後的音變中g脫落,僅留下u。

能支持的例子還有中古疑母在日語的讀音,統一是g-,原語言的同一個子音一般會以同樣的子音對譯。大多數-ng韻尾的字日語以-ou(讀值已經變成了長音o)對譯,o應該是前一母音受-u同化的結果。有證據說明不是o對譯-ng:工的吳音ku,羊的吳音you或yau,部分漢音對譯的-i也是證據。

入聲韻尾的母音增音和外來詞的增音大抵相似,一般添加-u填充,t則有兩種來源的差別:吳音使用ti而漢音使用tu,二者現在的實際讀音都經歷過塞擦化。所有的-p韻尾變成了-u,歷史上有過寫作-hu的記錄(歷史假名遣),更早的時期應該讀作fu或者pu。如:十,吳音zyuu,曾寫作zihu,音節總長度沒有改變。在相當一部分詞中-p和-ng相混,靠一般的想象力無法預測出此類情況。

和日語臨近的朝鮮語一直以來有豐富的詞尾子音系統,有些結構比大多數臨近的語言複雜,來自早期的母音消去音變,最典型的是詞尾的-lk,還有其他更多的詞尾複子音。但是現在的朝鮮語語音已經走向簡化,保留的韻尾輔音只有n m l ng t p k。從諺文的歷史來看,卻從來沒有過擁有塞-流詞首子音叢模式的時期,現在也沒有,因而外來詞進入朝鮮語也發生了增加母音現象,以南朝鮮文觀部2000年式:

peu-le-seu印刷,來自press;

keul-leob俱樂部;

bi-teu位元,來自bit;

ba-i-teu字元,來自byte;

keom-pyu-teo計算機;

haen-deu-pon移動電話,來自hand-phone?;

有趣的是,he-deu-pon耳機,headphone;

taeg-si計程車taxi;

ma-i-keu-lo so-peu-teu微軟公司microsoft;

beul-lo-geu部落格blog;

beo-seu巴士bus;

cho-kol-lis巧克力chocolate。

顯而易見,朝鮮人很守規矩地一律採用後高展脣母音作爲添加。對於流音性子音叢還有區別:cr式的子音叢只用一個l,cl式用ceul-l-,規整好看,因爲朝鮮語的發音便是如此,長的r讀成l。由於語音系統允許音節尾子音的存在,如計程車不需要像日語一樣寫成三個音節tekusii了。可能有人奇怪巧克力的詞尾是-s,現代朝鮮語的詞尾-s和-t發音一樣,怎麼寫是別人的自由,只是不能理解原本語音系統已經允許詞尾塞存在的情況下仍然爲詞尾子音添加eu的行爲。很多詞也許是二手借入,考慮到歷史上日本殖民朝鮮半島的時期。

大多數漢語詞的韻尾在朝鮮語中保存完好,而且沒有母音增音現象產生,因爲朝鮮語的語音系統允許詞尾子音存在,唯一發生的音變是-t尾變成-l尾,同樣的情況在漢語方言也有少量發生,不再贅述。

漢語的借入詞分佈沒有太多規律可循,諸多詞的第一次借入發生在不同的親屬語言語境下,比如首先在香港開花的計程車,粵語dik-si可以完整地呈現其原讀音taxi,因入聲的保留。可以想象,若是計程車首先在北方的某個城市引入,恐怕俗稱要變成德克士了,脆皮炸雞也不會拿到現在的商標。諸如巴士一類帶士的外來詞和巧克力一類在官話使用者看來省略過子音的外來詞,大抵都是從香港傳入,保留入聲的粵語二次傳入內地的官話形成了看起來不太像的官話介詞系統。經過幾次文化復興造詞,很少見人再使用譯名了,有些譯名也僅保留在地方,如上海吳語和香港粵語的諸多“本土俚詞”,其中許多有外來詞源。比如廣州和珠三角隨便在大街上看到的士多店,顯然是store的音譯,粵語使用者一直這樣稱呼便利店。粵語使用者喜歡用i填充音節,也許是粵語的s顎化程度較高。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