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殘之旅:我是怎麼想到去江門排喜茶的

首先喜茶無疑是網紅品牌,曾經最討厭的一類,但是上週清明假期出去時經過江門僅存的三家喜茶店門口沒有進去,想起喜茶原來是來自江門的。曾經叫皇茶royaltea,原址在一條叫江邊里的小巷,中學旁邊,停業換了另一家繼續開店,江門出名的蘇閣鮮茶,果茶爲主,多爲加盟店。

於是我決定去江門喝兩杯,反正也要出去玩,一杯要出自地王廣場的所謂真旗艦店,一杯要出自原址換過老闆的店。

早上坐上捷運出去,開出去一站纔記起來沒有帶身份證,不得不坐回去拿。到廣州南站時原本計劃的那趟城軌已經開了,最近的一班城軌本來可以趕上,自動售票機排隊人太多,12306已經停止預訂。而下一班城軌等到十一點多纔有,只好搭動車到新會,又是新會站那個鳥不拉屎的偏遠小站,坐公交都要多半小時,不過又不是不能到。何況動車只貴五塊走得更遠耗時反而更少。

新會站果然就是那個樣子,慢慢搖晃的公交車送我到了上次路過的江門市中心五邑城,其實是地王廣場。如果熟悉珠三角各個小城鎮的話會知道:只有小地方的中心商場會叫這個名字,比如樟木頭鎮,江門市的中心商場還叫地王廣場,暴露其小城身份無疑。Heytea來自這個地方還能發揚廣大,不太容易,同樣是中學旁邊的小吃店,什麼時候長沙南門口長郡門口的炸串攤可以發展成全國加盟?那真是侮辱了全國頂尖高中,可能我最大的遺憾是沒有進入那裏。

喜茶發源地江門的喜茶生存狀況可謂悲慘,只有三家,想想長沙的茶顏悅色,雖然一杯沒摸過也不打算摸,開得滿大街都是,頗有噁心的味道,基本上人多的轉角就有一家。首先的目的地是地王店,據說有江門門店限定,所謂的神聖感已經被快速擴張到全國的門店沖淡到極致,那麼我來這裏是幹什麼?廣州的喜茶店多了去了,出品估計一樣,同質化的產物而已,幹什麼花五十交通費到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小城來?

也許我是瘋了,只有瘋子會爲了一杯不知加了什麼詭異工業製品的有顏色的水排上幾小時隊,我和他們差不多,因爲莫名虛無的歷史感來到江門,八年前這個品牌開始的地方,和我有什麼關係呢?不管怎麼說,來了,便好好排隊等。打開wechat小程式一看,有江門限定,全是奶茶,那就奶茶,芝士茶哪裏都有,江門限定纔是我來這裏的目的。明明可選項不多,僅有幾種不同茶底的芝士茶和不同水果,還用江門限定束縛我本就不多的選擇。

在地王廣場外面就能看到招牌表示裏面有喜茶,排在麥當勞的右側,看起來非常厲害其實,滑稽,走進去找不到地方。在三樓瘋狂轉悠之後,於不起眼的小角落發現了其他地方知名度極高的這家店,比起外面那幾家蘇閣鮮茶位置差多了,但是就是有人來,還吸引了廣州的少數腦殘來此朝聖。找不到的原因竟然是門外沒有人排隊,看起來安安靜靜普普通通的小店,不講究裝潢和設計感,如果牆壁不那麼破舊的話和一般咖啡店沒什麼區別。人不多,相對於其他店簡直是冷清,收銀臺不用排隊,取茶只等了十分鐘,還可以在裏面坐著慢慢等。

沒有什麼歷史感和儀式感,大概就這樣吧,奶茶和其他奇怪的果茶只是廣東人生活中平常的一部分而已,就像在香港澳門的餐廳,不點杯奶茶或咖啡會感覺奇怪一樣。真正的廣東靚仔帶自己心愛的女仔出來不喝杯奶茶或者果茶簡直是侮辱對方,因爲奶茶是平常生活中唯一表現出「拍拖」味道的東西。人少倒是好事,但是那只是一開始午飯時段的冷清而已,坐在裏面吃完霜淇淋之後人漸漸多起來,打遊戲聊天的人多,吵吵鬧鬧的,手上這杯江門限定的最高貴款珍珠奶茶就那樣,太甜以致沒有茶味,我覺得不好喝,奶茶應該喝沒有奶而且沒有糖的,不知有沒和我一樣愛好的人。喜茶不好喝的原因是不是沒有排很長很久的隊伍就拿到的原因?沒有苦盡甘來的甜味,彷彿在街邊糖水檔買碗綠豆糖水,店主從缸裏隨便撈出一勺綠豆糖水放在一次性塑料碗裏的感覺。

霜淇淋在22度的時候沒什麼滋味,草草吃完也不覺得多好吃,還要九塊錢,除了甜味和奶味沒有其他味道,說好的茶王霜淇淋沒點茶味,和一般的聖代沒有明顯區別,沒有久久等待後拿到的欣喜。江門限定的一堆奶茶中最貴的布蕾珍珠奶茶也是很屎的感覺,不能指定糖量,拿到手喝一口還是只有糖味和不太純正的奶味,茶味幾乎沒有。果然不要喝內地的奶茶,沒有一個能調配出港式餐廳的茶味,而且肆意添加的糖簡直要命。

也許我該選芝士茶,但是那樣去特意江門喝就沒有意義了,江門的喜茶有別的地方喝不到的東西,雖然很屎,至少有點莫名的優越感:我喝到了你們喝不到的糟糕奶茶,至少是喜茶黑歷史一般的產品,估計最早時期江邊里那家店有這一類,一直保留下來而已。

喜茶就是這樣,但是還要看看原址,江邊里,怎麼聽怎麼俗的地名,果然是個小地方,公交車跑得慢等得久,到地方一看也就那樣。學校旁邊的小吃一條街,主要針對大孩子們,消費能力不強但是想方設法消費的羣體,現在是主營水果茶的蘇閣鮮茶,原來這裏是皇茶即喜茶前身。據說蘇閣鮮茶在江門發展不錯,怎麼看都是地區性的行業霸主了,然而,是加盟模式的店,註定沒有多少好玩好看。江邊里那家不一樣,據說是第一家蘇閣鮮茶,同是也是第一家喜茶的原址,同樣一個臨街商鋪造就了兩個體量不錯的品牌,此地風水極佳或單純是造化弄人。

不起眼的小巷,怎麼都想不到這裏出過一個於全國各地快速開花的連鎖店。甚至沒有太多人來往,一切安安靜靜,街邊的店有小半歇業,大概是週末學校放假的緣故。往裏面走一段路纔能看到蘇閣鮮茶,沒有任何東西紀念這裏走出了喜茶,但是我知道有個商業傳奇在這裏誕生,相對於小巷的人流量,店外的顧客相當多,定價也是豪華一般,比喜茶的價目表還壯觀,小店,五六個工作人員。不只賣飲品,還有奇怪的小吃,哥哥的豆腐是什麼鬼,沒敢試,主要是沒有肚量試了:沒有人拒絕哥哥的豆腐,噫。可惜店內沒有位置坐,只有店外擺了桌椅,沒多少坐下的興趣。

出品莫名地好,可能是經過喜茶那杯鬼東西的摧殘,橙汁加茶足夠讓我謝天謝地,端著果茶上公交,下一站江門城軌站,四點的城軌車票。江門城軌站是我見過的最混亂CHR車站,只有C字頭城軌但是乘客多到爆滿,硬生生弄出了廣州捷運三號線的感覺,滿是人頭只等上車。

只有這一次破戒,行業領頭的喜茶也是如此,餘生只喝香港澳門餐廳的奶茶。體驗不佳,因爲沒有體會到排的感覺只有喝的感覺。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