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心碎?

難道是心碎?

真的是心碎。

一如既往的週日中午,坐了一上午幹了一點點屁事的屁股難得有機會離開軟椅子隔著衣物接觸空氣自由呼吸。飯堂,飯堂,來了多少次早已不想再來的地方,糟蹋蛋塔和我可憐的胃的地方。我來了,你還要怎樣?拿出你最好的糖水,綠豆和紅豆都行,最好是黑米糖水,但是買糖水之前先打飯,不多的選擇和更差的選擇。韭菜炒蛋、豆角炒五花肉,這個季節就有豆角了、青菜,居然是生菜?不錯。

看到生菜之後我覺得今天的午餐一定非常棒,會不會更棒地出現個女孩端著餐盤坐在旁邊,就像上次的早餐一樣美好,只要看著就夠了,不需要深入觀察,有點距離更好看。窗邊,先放下包和堆滿的餐盤,糖水你等一下就好,我馬上來,希望你今天比昨天甜,不,昨天那幾杯太甜了,今天可以喝清淡一點的。糖水和我的…那邊桌子坐的是誰?似乎我在路上吃現切的鳳梨時想起過她,滿腳的鳳梨汁,爲了她滴的滿腳鳳梨汁。怎麼和兩個男人坐在一起,其中沒有一個是我,居然有一個和她坐在一邊,同一邊?

坐在一邊吃飯,對面也是個男人,怎麼能忍?

忍不了,糖水不要了,乖乖坐好不要被她看見,平時那麼羞澀的人,總是和另外一個女孩一起,臉永遠紅成洋紫荊的顏色,比較不恰當:好像太紫了。相談甚歡或是有什麼奇怪的組織的交流還是真的有個男朋友再或是熟人同鄉之流偶爾碰在一起我都忍不了因爲是她一個人一個人如果旁邊再來個女孩就無所謂了但是在這種男女比例失調的地方好像這樣容易見到一點我不管,不愛你的淺褐色頭髮和總是紅潤的兩頰了,也不會喜歡你的小個子總是在我眼前晃悠了,不要坐在我前面,快走開,找個沒有我的地方。曾經潑在腳上的鳳梨汁全部白潑了,傻笑和單片想い全部白傾灑了,心跟著生菜一起嚼碎,落入腹中,明天會沖進廁所裏,再也找不到,屆不到屆不到,只隔四張桌子也屆不到,住同一棟樓也屆不到,呼吸同一片地區的空氣也屆不到,目光和心中的聲音完全沒有用,不是電磁波而是聲波,隔空傳送不了,萬一是量子糾纏,其實你知道的?你能猜到,你不知道也好知道也罷,屆不到就是屆不到。不用屆到了,俗氣的捲髮,刻意做出來的廉價髮式,街邊的髮廊都能做,對不起,人身攻擊了?抱歉直接血盆大口開噴,那就張口吃掉無辜清白的生菜吧,生菜不怕我的攻擊,她已經做好了淋上蠔油被人吞入腹中的準備。

生菜,美味,接著,沒味。

沒味,心碎的感覺就是吃完生菜之後發現其他菜真是沒味,難以下嚥,肥肉太多,豆角好像沒熟,韭菜炒蛋炒出了芥末的味道,乾脆放點芥子氣進去好不好,反正心也碎了人也爛了不堪一擊只需,

只需糖水溫暖我的心,說不定可以復活。糖,母親的味道,可以治癒一切傷痕和不甘,我最愛的糖水。

纔不要糖水,讓我心碎著倒掉剩了一半的餐盤吧,她走了,兩個萬惡的男人也走了,不知有沒有回頭看見窗邊的我,低著頭和韭菜對視,韭菜獰笑著,表示你不想吃我真是太好了,再看,

再看也不會把你吃掉,滾回垃圾桶,再見。我應該再來一盤韭菜炒豬心,不吃一口就倒掉也好,但是今天好像沒有賣。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