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的空閒午後,為何不在冷氣充足而且安靜的大圖書館作一名羊飼い呢?不對,是在安靜的圖書館製造噪音和歡笑以致遭人白眼。

在圖書館雙人混合摸魚坐在雙人桌時,一時居然找不到共同的愛好:我的前十年人生,對遊戲的追求從來沒有逾越500MB文件體積的限制,對番劇和電視劇的抗拒,對電影藝術完全不能理解欣賞的古怪。眼看就要冷場了,靈光一閃甚至拿起ubuntu自帶的挖地雷程式開始我的表演。

「耳機給我一邊,看xxx吧。」

「讓退燒的發燒友只聽一邊耳機還不如殺了他,不可能只聽一邊,等我買個轉接線。」

空氣沉澱了幾秒。

「不如玩掃雷。」

在她的驚奇目光下我艱難地用觸摸板玩起了掃雷,當然是一貫的no-flag即不標記雷的玩法。甚至還有一絲遊刃有餘的遲滯感,畢竟用觸控板操作任何遊戲都有一種古怪的手感,最後我發現程式支持觸控操作,歡快地一個後空翻端在手上挖地雷。幸好她對於這個早期的遊戲感興趣,而且覺得練習判雷技巧可以開發智力促進思考避免老年癡呆。

起初是見了鬼一樣的驚異和沉默,接著是發問。

「不標雷?」

「當然不標。」

「為什麼?」

「快,而且好看。」

「確實好看,庖丁掃雷。」

「又在嘲諷我只能去新東方學廚師了。」

「誒,怎麼點這麼快的?」

「怎麼那裡就可以點了?」

悄悄地給她點開知乎的掃雷入門教材和國內知名網站saolei.net,看得神遊天外目瞪口呆,最後說:

「你現在不也是新手嗎?中級都要三分鐘哇哈哈哈。」

高級很難全部掃出來,這是我作為入門玩家都懂的事實,於是在我練習高級掃雷的時候可以聽見歡笑聲,簡直可以感染一整片座位並且招致一排白眼,像六月的陣雨一般猛烈又頻繁,停雨的間隙既是雨後又是雨前。

我表示以後所有的猜雷區都要她來點,因為我猜一個錯一個,四猜一都必錯無疑的無可救藥。第一次中,高級10分鐘,「你就是菜」。

第二次中,高級8分鐘,表示我比剛才進步了一點但是還是菜。

第三次有三片猜雷區,沒有違反貝葉斯、雪萊比切等先輩的教誨當然不能再中了,除非她是掃雷高玩,真正的超越他人的高玩。此時我覺得她已經愛上掃雷和我一樣,不妨給她的榮耀MagicBook銳龍版來上一個掃雷專業版。

第一局初級用了十五秒才點錯,點了四下,模仿我不插旗,倒在眼花繚亂的一大群2中間。

「不簡單嘛。」

看她掃雷簡直想戳破熒幕,但是沒有觸屏也沒有辦法。

「那邊鐵定是雷啊,還點。」

gaam2faa2gung1si6sik6tak6m4sik6dak6?」

hai6sik1dak1m4sik1dak1faat3zi6nim6faat3gung1sik1kei2hai6gung1si6。」

在廣州人面前擺弄白話,我瘋了。不過分心導致她誤判還是多少安慰了我。

「你比我還此……不是,是比我還可愛。」

「我知道你說我菜,我已經聽到了。」

就此過上了沒羞沒臊掃雷和吵吵鬧鬧的日子。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