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民的狂歡——蔡徐坤事件和林歡事件,以及不遠處的遊行

唱跳籃球rap,杭高沒有難試卷,lam zeng jyut ngo lok toi,最近都是些什麼破事。

幸好前兩個事件基本落下帷幕了,不過昨天看到知名手機廠商VIVO選定蔡徐坤作為新發售的S系列代言人,突然意識到世界不可能是自己眼中的那種模樣,能被選作代言人,定然受到不少人歡迎,乃至一個群體,回顧蔡徐坤事件的經過,其中有一種曾經吶喊卻被壓制的聲音,或許是倖存者效應,我只能聽到笑話那個群體的聲音,他們所有的話都是笑話。但是絕對不可否認,存在一群人以蔡為偶像,我不會評價其形象和行為是否得當,但是以中立的視角看,顯然蔡的一邊有理一些,起碼沒有犯錯。但是自詡正義或是價值觀正確的一方卻是施行暴力的一方,誣衊和謾罵始終不止,以致否認和笑話正當的維權手段,律師函一時成為專指這一事件的代稱。

喜歡這類偶像的群體是誰,大致可以從親身經歷發現:記得在四線城市和表妹堂妹齊聚一車時,她們談論的事情多數和新興偶像有關,我聽到了數個曾經頗為反感的名字:鹿晗、易烊千璽、王洋、王俊凱,好煩,也得聽著,都是妹妹,為什麼你們就是喜歡這些奇怪的人?到了點唱機前,張口就來鹿晗的歌,稚嫩的童聲配上含糊不清的歌詞,總是有種奇怪的割裂感。在長沙鬧市區一小學附近,我聽到過女小學生用手機大聲播放「青春修練手冊」(以及Lovelive的「Stand Dash!」)。同樣,我在小學同學的社交媒體上看到過支持鹿晗的推文,她們絕對不是少數,相反是這一龐大群體的大多數。

這個群體很可能是中小城市及大城市週邊地帶擁有較多空閒時間、壓力較小、生活無憂的女性未成年群體。喜歡扎堆,通常聚集為緊密而關係良好的小群體,愛好追求新鮮事物,互相影響的作用非常強烈,愛好和精神幾乎同步。換句話說,女小學生和國中生在心智年齡遠遠高於同齡異性且相互作用的情況下,因為追求異性的需求無法滿足,轉而尋找螢幕上光鮮亮麗的較成熟青年作為替代。在她們追求偶像的同時,她們的異性同齡人還在熒幕中的世界大殺四方,基本無法交往;蔡及類似的偶像人物基於中性的形象塑造,一方面必須區別於受眾群體,因為追求異性的需要,不得不尋找青年男性包裝,於是蔡有了兩項關鍵技能:rap和籃球;另一方面又必須和受眾群體保持一致,最起碼有行為和愛好的數點一致,於是有了偶像們精緻得如同女人的裝扮和外表,因此蔡學會了唱和跳。必須說明,所有偶像必須會唱和跳,現代藝人基本只需要這兩項關鍵技能。類似包裝下的偶像卻罕見女性,即使有也僅限於團體,但是往往不討好多數受眾群體。

然而這樣的包裝多多少少和傳統的社會觀念不合,因此惹出過不少麻煩,最出名的是充斥政宣內容的央視「開學第一課」節目,顯然新興偶像的形象觸動了傳統的教育工作者和審核官員敏感的胃,他們要吐了。傳媒的做法無非是為了在加入政宣內容的同時保持收視率,只要討好龐大的女性未成年群體就好,但是卻遭到了廣泛批評,奇怪的是這個時候沒有明顯出現反對的聲音。但是此前貼吧所謂的「正義爆吧」以表達對鹿晗的不滿時,反響卻極大,可能一涉及政治內容便會不一樣吧。

練習時長兩年半的蔡徐坤出道視頻我看過,其實有些佩服這位青年人的心理素質,視頻中的蔡背帶褲的一邊背帶在舞蹈動作中鬆垮掉下,但是其完全不受影響,繼續動作。正是這個背帶掉下的動作,有人好玩好笑,因此彈幕視頻網站bilibili鬼畜區素材喜加一,無非是唱跳rap之類的搞笑內容。必須佩服那些製作者,常年累月翻來覆去搗鼓有限的素材居然依然能玩出新花樣,不過過時的影視作品可以任意折騰,葛平當年錄下宣傳視頻便有開心就好的領悟,名氣不大的邊緣人物也無所謂惡搞,但是剛剛出名的藝人不服了,一封律師函投向視頻網站的母公司,而不是惡搞的好事者。矛盾出在這裡:你可以打我,就是不能罵我媽;你可以撤下我的侵權視頻,但是不能打擊我的視頻網站,又是一個精神股東積極維權的故事,馬上評論區掀起一股辱罵蔡的浪潮,可是那些帶頭抨擊的人有沒有想到,律師函由誰而起,應該投給誰。

雖然一直對彈幕視頻網站沒有好感,但用戶和投稿者的胡攪蠻纏無疑說明了彈幕倒人胃口之處:無論什麼阿貓阿狗阿三都可以在上面發言並且讓人看到,所謂的平等,其實是暴民的狂歡。只要人數足夠,不分道理曲直,人多就是對的,最原始的政治原理,在網路空間延伸,像暴亂一樣,最後沒有正義和對錯,在意的只是對陣一方的態度。彈幕有一種節奏,往往早先佔領優勢的訊息會在之後形成共鳴,爆發式增長,如果觀看人數足夠,最終牢牢佔領部分片段。針對蔡的惡搞在最初階段很可能也是類似的模式,有部分人首先在自己的剪裁片段中加入,收到反響之後迅速擴散,在一段時間內迅速成為惡搞的主要對象。有這麼一句俏皮話:

人類的本質是復讀機。

不是簡單的反復,而是添油加醋的強調,反復本來也是強調的方式,本來就缺少自主思想,頭腦簡單的一群暴民在一起,捉住最初的一點點發展苗頭無限放大,情感和觀念共鳴、交融、發展並擴大,逐漸形成一套特殊的系統,或是一次事件、甚至是一場暴動。於是復讀機造就了六學和蔡徐坤事件,在高考之後是林歡事件,甚至香港最近的遊行也是由網路空間的一點點小苗頭發展壯大而成。有人評價香港的運動是「如人工智能一般自己學習、自己協調並自行開展」,不假,最初的運動正是由社交媒體的少數人提倡而起,並且在社交圈繼續膨脹,演進為人數眾多的自主社會運動,部分激烈的行為可以定性為暴動,比如惡意佔領港鐵,未經警方批准擅自擴大遊行範圍,直接佔領街道和政府大樓門口,嚴重佔領影響社會秩序的行為都是對法律和秩序的蔑視和破壞,一貫自詡有序的香港社會終究顯示出其不理性的一面。暴民們頭腦簡單僅憑集體情緒集體行動,和網路上謾罵蔡徐坤的暴動異曲同工,難道秩序發展的最終結果竟是暴民統治?特首不是說下臺就下臺,難道香港人不知任命特首要經由中央?也不知道條例有幾條觸犯一般人的利益,好在有人帶頭,鬧幾場之後變成了演唱會,金鐘齊唱光輝歲月。最後的關鍵問題已經是林鄭落臺了,第一點是林鄭道歉,第二是落臺,第三是終止條例。醒醒吧,終歸要吃飯,誰會整天去街上鬧騰?好在有理性現實的香港人,默默看著街頭的人群,該幹什麼幹什麼,還是那句話,畢竟要恰飯。

引起暴民情緒激動的因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認為自己佔理,「我都是對的而你都是錯的」,卻因共鳴的情緒而看不清全局,最簡單的道理也看不懂,是誰違背秩序,是誰漠視規則,是誰缺少寬容和耐心。林歡事件正好將暴民們嫉妒的各色眼睛暴露出來,紅的綠的黃的,統統都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的狐狸。

林歡(本姓蔣)考完高考語文之後提前出考場,面對媒體語出驚人,本是可以當作笑話一笑置之的幾句桀驁不馴的話卻紅遍中國互聯網。其本人也在bilibili視頻網迅速吸引數萬關注,又是這個網站,鎖住了無數當代大陸年輕人頭腦的網站。本來是其自媒體生涯的好開端,願意用高考成績換取流量是他的選擇,可以迅速出名的機會虛無縹緲。沒想到網路上迅速展開了對本人背景的探索,迅速找出了其高中劣跡斑斑的事蹟,那些聊天截圖顯然不可能出自外人之手,要麼是本人放出,但如此行為顯然不是頭腦精明之輩,可能性微乎其微。唯一的可能是其同班同學放出,目的是什麼不拿猜測:打壓其一鳴驚人一飛衝天快速崛起之勢。

因為看不起。

所有人都認為是一介跳樑小醜,但是有人看到其背後付出了什麼嗎?他放棄了高考的最後半小時時間,他放棄的東西多數人不敢放棄,他的收穫卻沒有人理解。可以羨慕但是不能嫉妒,更不能肆意破壞,在背後謾罵更是小人行徑。

還有人稱其父是軍人,家境優越,不是憑藉自己的能力在杭州是高等中學就讀,而且高考再如何糟糕也可以出過留學。如果說之前的事情是偶然,那麼放出這一條消息的人絕非善輩,一定是紅著眼咬牙切齒看著曾經的同學一飛衝天,而自己沒有家境也沒有魄力。沒有家境還沒有魄力的人,只有靠辛勤了吧,可憐人,但是不尊重他人所得也不是美德。

現在林歡,即蔣同學的成績出來了,沒有過浙江一本線,皆大歡喜,那些人高興了嗎?

現在,風口浪尖之時,蔡還有成群的粉絲,蔣也有不錯的流量收益,但是林鄭就可憐了,好像沒有人同情她,我且算一個。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