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節所思

陽光在五點鐘鑽出黑暗,又在六點鐘敲醒所有人,但是我已經在雲層泛白時驚醒。粉店只有牛肉和鴨肉碼子,連貪便宜的機會都不給。 吃完飯上車前,看到昨日下午已抵達的兩岸少年旅遊團,美名曰研學項目,財商夏令營,討厭的商科字眼和商科用語。拉幾個臺灣小孩在夏天到大陸旅遊,半官方性質。臺灣人住前政府招待所,土著可以住自己家或者民宿,別想要標準間的待遇,賓館塞不下。只見早上排成長隊出政府招待所重組成的賓館。隊伍前面排列得整整齊齊的少年身著白衫上面印著活動名稱,他們叫做項目,一個攝影師,不說話,最前面的領隊迎著陽光露出威嚴的神情;隊伍後面十來個懶散的少年慢慢跟著,醫師和攝影師有說有笑,看鮮豔的衣著如在不遠處空港邊受降的外來者正時興的風格,而身材和髮型也宛如日本人,或者說南島人。哪怕大多同是漢族,也絲毫看不出類似之處,前面和後面形成了分界線,兩人寬,後面的人走不快,前面的人在裸奔也無濟於事的朝陽下。車上看著車下的兩批人,物以稀為貴,人也是物。夏天的亞熱帶,只要不是山區,白天便想裸奔,裸奔也解決不了問題。高速公路上,隔著車窗也能聞到淡淡柏油的香味,我覺得香,高級烯烴的味道。群山環繞的又一個縣城裡,公交上可以使用Alipay乘車碼但是掃描鏡頭上遮擋有一張WeChat Pay的收款QR碼,意思是大多數人不吃杭州國總統的那一套,固執地認為深圳的和藹老人比較親切,哪怕寬臉總是喜歡拍馬屁,毫不遜色於庫克和川普的往年之交。距桂林196公里,比到所屬地級市更近,大街上的店鋪似曾相識,只是沒有加盟奶茶店和KFC,好歹有一家DFC,奶茶店全是自己的品牌,也好。一樣的男男女女走過街頭,和九龍的大街沒有明顯區別,比彌敦道上來來往往看不清年齡的雌性生物養眼。水好空氣好皮膚好,母親如此解釋她們值得羨慕的原因。兩邊的樹木繁茂比彌敦道的灰色叢林好,起碼在正午時分沒有人能在光禿禿的馬路上堅持十分鐘。人比廣妹好看我認同,但是北京的大氣加上密雲水庫的汙水也可以造出不錯的容顏,見過山區縣城的女孩卻是一臉胭脂氣息以致十八歲看起來像二十八歲,明明是差不多的山區。幾乎荒廢的公園,和桂林差不多的岩石山,黑色的礫石鋪成馬路延伸到裡面仿建的木質高塔,南島文化在大陸上的演變和殘留,叫做鼓樓但是沒有了南島文化共同的銅鼓。南島人,漢人和越人都可以算作漢族,從南島民族輝煌的餘脈到南島人留下的遺蹟,侗族和高山族相遇怕是再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血脈。廢棄廢棄廢棄,度假村的牌匾寫於上個世紀,九二年建成,剛好達成不穩固的共識。看門狗甚是凶狠,見有生人靠近馬上抬頭挺胸收腹往旁邊的母雞撲過去。幾棟兩層樓的房子,堪稱度假村,還是再就業基地,都是上世紀的人說的。水池有兩個游泳池常用的金屬梯,卻又有牌子表示不可游泳,誰喜歡誰游,靠著水庫的排洩,池水高漲但是水色墨綠。水池的出口匯入溪水,水量不大還要修水庫,曾經能運行遊船。水壩建成風雨橋的樣子,一邊是水一邊是落差極大的度假村,水庫平靜的水面上,兩艘遊船上也長草,船尾黝黑的發動機受不了風雨和陽光向著歸宿的顏色靠攏,灰色灰色灰色廢棄的灰色,水泥和一切舊時光的灰色。向上探索的路還是水泥,雜草灌木封路不要緊,不知名的飛蟲和草叢裡的爬行動物才是攔路石。女人總是比男人看見的東西多,母親看見了一條蛇和三條壁虎但是我只看到草和草,不可上山。慢悠悠的公交,隨處可上隨處可下,耳機中疲憊不堪的合成人聲喑啞晦澀,「灰と教會」。Wechat有消息,他見到劉總了,哪裡,市圖書館,不是他而是他們。他們,他和她,他的學妹,比知乎愛情下賤多少的簡訊愛情。據我所知是一臺驍龍450的vivo和學生用功能機的愛情故事。冬天便聽他說滿以為吹牛。在一起了,終於在一起,劉總成為可憐的配角,但是今年夏天誰也不想見,一個都不想見,除了貴學妹,等我查下機票,桂林兩江沒有去長沙黃花的票,算了改日再見。今年高考的光榮榜擺在縣政府和縣人大門口,光宗耀祖的名字,可能還有我的學妹,姓楊。「我的學生裡沒幾個比你考得好。」「但是今年高考的戰績您還不知道。」,只知道她考得一塌糊塗。臉色越發紅潤,果然只有母親懂我,我只是想知道她如何,出生日期比我小六天的常德女孩,小學的記憶留一半給她,不止因為她的母親也是老師,還有面紅耳赤的羞愧。看她中午時分戴著耳機在教師辦公室電腦前玩QZone會心跳加速,而我沒有把玩辦公室電腦的機會,因為母親有午休的小房間。傍晚才適合出來,哪怕空氣還是凝固如蜂蜜,新建的侗族風雨橋,和苗族的一模一樣。民族識別的一大敗筆,苗族和瑤族分不清,瑤族和侗族分不清,侗族和壯族分不清,苗瑤語和侗台語分不清。其實現在都是漢族沒有差別。兩排座椅充當欄杆,等於兩排螢幕在夜色下閃耀,管你是OLED還是LCD一樣刺眼,我喜歡LCD多一點因為OLED總是撿不到螢幕正常的洋垃圾。劉海屏水滴屏的海洋中iPhone和舊一些的手機簡直美若天仙,至於打孔屏,也沒救了。夏普昨天在臺灣發售了螢幕上面下面都有缺口的手機,浪費了夏普素質完美的LCD面板。低矮的水壩只能造出一點點落差,遠看是白色的線,足夠激起河風與山風。涼風吹不動圓月也吹不來星星,沒有看到星空,哪怕在遠離城市的山區也看不到,送來的氣息中包含了紙錢的炙熱和香燭的窒息,高級直鏈飽和烷烴,高級環狀烯烴和硫化物,美妙的雞尾酒,她以後免不了多聞幾口。鞭炮聲從遠處傳來,確實空氣中缺了一點氮氧化物,如同少了醬油的粉腸一樣單薄。涼鞋和拖鞋走過去,帆布鞋走過去,到膝蓋之下的中筒襪也走了過去,年輕人不少,成群的女孩和端著手機的單個男孩,除了腳上的越南產涼鞋,好像我才是鄉巴佬。山上的電視塔佈滿燈條,不知還有沒有用,碩大的TV說明不是基站塔。考得差,再差,在一中上學,堪稱省一中的省委旁的一中,至少有個二本的分數,說不定是廣州的學校,說不定等於希望等於不可能,她會留學還是復讀,總之不可能再見。前車之鑑已經身在馬來半島,吉隆坡和小火車和狹窄的馬六甲海峽。想見你,但是在哪裡可以見到你,七月十四大概也是如此,再也見不到的人,如同火光一般消失在記憶中,在火光中能看見所有人的身影還可以發送訊息如同簡訊,思念豈可隨風送到夜郎西,我都不知道她在哪裡。乘著電磁波和線纜卻可以傳到南嶺之南,卻看不到她是帶著笑還是面無表情地回覆了一樣的祝福,中元比七夕有意思。宜早不宜遲,有人覺得中元節是七月十五,明天會還有人燒紙錢。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