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週五的晚上可以去小北捷運站一帶看黑叔叔唱跳籃球rap,於是我去了,順便吃下土耳其餐廳。

黑叔叔多是多,沒有多到沾滿大街的地步,因為還有大量中亞人、西亞人和北非人,白種人穆斯林和黃種的穆斯林也很多,東亞人倒是少數,出了捷運站便可以迷失在難忘的體味和香水氣息中。

真正的黑人一條街在過了鐵路橋之後的小巷,和白雲區的其他小巷差不多,城中村中穿行的柏油路,兩邊的房屋逼仄地佔領天空。只是街上走的人大多是外族面孔,商店賣東西很便宜,明碼標價貼出巨大的數字擺在攤位上。餐館外面擺著成堆的饢,親眼看見白叔叔站在攤位前直接用手抓饢,夥計拿出塑料袋接著,頓時沒有買的興趣。

還有頗具拉美特色的香蕉攤,鐵絲掛著成串的各種香蕉,好多膚色較淺的黑阿姨站在前面,應該是傳說中的穆拉拖人了,拉美的黑白混血人,也可能是南非的。手機店可以看見TECNO、itel等一般地方少見的品牌,還有不需要實名的中國移動電話咔,明目張膽的VPN三個字母,其實我想買Google-Fi電話咔。

不過沒有街頭藝人的唱跳籃球rap,可能是唯一失望的地方,有身著白長衫的黑叔叔和另一個黑叔叔咕嚕咕嚕講話,也許是個牧師?還有用隨身攜帶音響吹奏排笙的神奇買藝人,他的嘴裡吹孔還有數釐米,口型也不對。街邊的診所掛出霸氣的廣告語:吃藥五圓打針十圓,各個診科的燈牌,字體換成繁體絕對和香港的診所沒有區別,除了門口的明碼標價和土耳其語、斯瓦希里語等有拉丁化寫法的文字,懷疑診所的護士連班圖語都會說。說是黑人街,其實中亞人多一些,因為馬路對面一排餐廳都是清真餐廳,選了最靠邊的一家,因為燈光是白色看起來便宜,而且人少,以至於名字都忘記了。反正不是地圖上可以找到的Al Rafedain、Healthy和Shami House,是一家土耳其餐廳,匿名於地圖的存在。

雖然匿名而且不出名,餐廳非常正宗,基本都是中亞人而沒看到黑人。正宗到接待的服務員都聽不太懂漢語,絞盡腦汁向她點完菜之後發現和她唸菜單上印的土耳其語或者菜的編號更好,因為害怕土耳其傳統旋轉烤肉而點了個烤雞肉,想吃點不一樣的點了橄欖沙拉;隨行的包頭人用北方話讓服務員更加暈頭轉向,可能確實不是中國人去的地方,菜名第一排是土耳其文和阿拉伯文,第二排英文,第三排中文。最終他還是沒有問清楚甜點上的綠色粉末是什麼東西。

因為門口好像沒有寫清真字樣,先問服務員是不是清真餐廳,她沒有懂,叫來經理,經理是漢人,得知了禁酒,瞭解。寫有阿拉伯文的應該都是清真餐廳,學會了,但是桌上擺的高腳杯讓我蠢蠢欲動,又擺了大瓶的進口礦泉水,莫非高腳杯用來喝茶喝水?

於是用英語打攪鄰桌的黑叔叔服務員,is this for free,no,逆悶要唔要恰?要唔要恰恰?他恰了十多次我們才意識到說的不是英語,只能擺手回答。

送的醃菜,嗯,比泡菜噁心的存在,橄欖沙拉上來了,嗯?45一份的橄欖沙拉,居然還是醃菜,酸到我想喝水,陰險的店家,絕對不能妥協,不能恰水,但是我厭惡所有酸菜,泡菜和醃菜都是一樣的狗屎玩意。酸橄欖拌酸辣椒,底下有很重的紅油,吃起來欲仙欲死。甜點據說不錯,直接灌進去的蜂蜜,超甜,還比沙拉便宜。

烤雞肉正宗,我正好喜歡老一點的酥脆雞肉,配烤青椒和餅勉強可以嚥下去沙拉,份量蠻大的畢竟75一份嘛。

吃完出去趕快買農夫山泉,醃菜太刺激,別的都行。


之後翻手機的已儲存網路看到了店名,叫Bosphorus,伊斯坦布爾知名的海峽的名字。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