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仔的心魔

梁靚仔可以用一張嘴表演出三張嘴的效果,一張嘴說白話,一張嘴說粵式官話,一張說英語。三張嘴各司其職,不過尤以說官話的嘴為最,不只因為官話通行全國,可以讓最多的人理解靚仔外表下孤獨的心臟,更因為其適合抱怨。而說白話的嘴只適合反駁母親,卻往往失敗,也是最沉默寡言的一張嘴。

因為靚仔的母親永遠擔心靚仔的飲食,端午帶來一斤重的粽子,中秋是皮薄餡多的月餅。早餐時化身蒸籠裡的蒸汽,帶出蝦餃香氣,讓吃包和豆漿的梁靚仔幡然醒悟:原來,靚仔需要早茶的滋潤。

一天有好事者送給他蘋果之後,梁靚仔的白話之嘴受不了刺激,和官話之嘴同流合汙。在夜深人靜的晚上,梁靚仔看送蘋果的事主躺在床上裝死,悄悄合上引以為傲的小米筆記本,和往日一樣,滿不在乎的語氣,昏昏欲睡的粵式官話加上振奮人心的音量,恰好能保持爛仔們處於欲睡不得,不睡不可的玄妙狀態,向爛仔們娓娓道出蘋果和靚仔之間的愛恨情仇。

「又是誰送的蘋果,怎麼老是蘋果呀。其實我不是很喜歡蘋果,有點心理陰影的,不想削皮又怕不乾淨,削皮好浪費時間,我討厭削皮。」他的「靴皮」別具一格,粵式官話的魔力正是如此,可以讓聽不懂的人明白意思。爛仔們聽見今天的演講主題不再是美國歷史,紛紛振奮,分出一部分注意力。

「我高中的時候住在宿舍裡總是睡眠不足,那時候我媽總是每個週末給我帶一袋蘋果到學校去,一袋七八個,總是放在桌上吃不完,每天吃一個都不要七八個吧,吃到噁心還是要我帶蘋果。跟她說了不喜歡吃蘋果不要帶,還總是讓我帶上,又不是很愛吃蘋果還要我帶上,神經病。」雖然爛仔們堅持認為說自己母親是神經病不太好,不過似乎沒有其他話可以形容母親,只能眼睛不離開熒幕地裝作點頭贊同。

「高中又沒空吃蘋果,早上六點鐘去教室晚上十點半回寢室,只有中午在寢室午休還有點時間,但是那是午睡的時間啊。本來睡眠時間就不多,還缺了午睡,別人午睡的時候我還在外面削蘋果,用小刀削蘋果皮特別麻煩,中午人又特別困,搞得我精神狀態特別不好。午睡的時間都沒有,我那段時間心情特別不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每天中午削蘋果。又不缺那幾個蘋果,還不如保持好睡眠,說不定高考發揮得更好,我媽真的是,神經病。」擲地有聲的「神經病」,特別在理,爛仔們嚴肅得不敢出聲。

「現在我平時在學校十二點睡,平時在家兩三點睡,睡個午覺抵得過睡一早上,午覺確實是非常管用的,以前別人都在睡午覺的時候我在削皮,睡眠充足才怪,絕對都是蘋果害的。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喜歡蘋果,高中的時候削多了蘋果,都對蘋果產生心理陰影了,以後你們儘量不要送蘋果給我。你們誰要蘋果?」梁靚仔環顧四周,將蘋果送給正在打game的爛仔,安心地坐下,桌上終於沒有了吞噬睡眠的罪惡之果,讓爛仔們削皮去吧。其實他知道爛仔們吃蘋果從來不削皮。

梁靚仔在凌晨零點發表完了對蘋果的看法,堅持認為自己睡眠不佳的原因是蘋果需要削皮。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